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长篇小说《毕兹卡族谱》后记 | 黄青松  

2014-11-20 09:08:00|  分类: 花城,杂志,第六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城》2014第六期,京东可购买,零售价11.1元:http://item.jd.com/11576967.html

 

《毕兹卡族谱》后记

黄青松

 

长篇小说《毕兹卡族谱》后记 | 黄青松 - 《花城》 - 《花城》杂志

 

在心里盘算着要写这部作品的念头是十年前,迟疑的笔一直举而不落。忐忑是因为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我都缺乏必要的条件,只好把这种强烈的念头在书桌前枯坐一次次扼杀。就像一个受孕的妇女,太迫切地想把孩子生下来,顺产是不可能的。那种痛苦没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只有通过不断地收集素材,细心地观察周围的人事,特别是花桥的各类人物掌故以及人事人情等等,来化解心中的焦虑,打发了十余年的时光。

十年后的这个孟夏,我因为工作岗位的变换,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接触到一个全新的课题——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联合国的定义,在湘西,我们习惯称之为民族民间文化遗产。灿烂辉煌的文明、琳琅满目的文化遗产、步履深重的历史进程,大量口传心授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逐日消亡,我感觉到内心深处的疼痛和这个自称为毕兹卡的民族的疼痛是连在一起的。是的,非物质,人类精神和灵魂最初和最后的高贵、浪漫、智慧、苦难、悸动、哀伤,就在无数的非物质中天籁般地蕴藉着。不知是哪个深夜,在书桌上连续抽了整整一包烟后,我打开电脑,在文档里敲出标题,从而开始了化十年念头为具体冲动的写作过程。

选择这样的叙述方式,我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做法。因为白天忙于工作,写作时间都挤在晚上,这样一节节地写下来,可以不考虑长篇所必须的情节、结构以及人物的主次。回过头来审视,何尝又不是自己潜意识对这些东西的否定。过低地估计读者的阅读能力,过高地判定自己驾驭结构和讲故事的水平,而很少留给读者以丰富想象的空间,是我们一贯操持的叙述方式,我们收获成功的同时也收割失败。古人说,大美无言。我们喋喋不休的时候总是会把这句至理名言抛诸脑后,以至于发展到注水写作。这实在是很悲哀的事。作家的水准应该体现在虚构和创造的能力。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匕首和投枪一旦被政客利用,往往见血封喉,会置无辜于死命。如果作家还有存在的必要,就是要以虚构的真实来彻底地表达人的精神。这大概也是自诩为乡下人的沈老后来不愿也不能写作的原因之一吧。即便是只写写人类闭体遮羞的历史,也能弄出一部皇皇巨著。这个具有毕兹卡和白卡双重血统人的高贵灵魂和血性由此可见一斑。

扯远了。还是回到这作品本身上来吧。

在选择语言的时候,我也颇费踌躇,每个汉语作家都必须成功地和普通话达成某种必要的妥协,大量鲜活的民族民间语言必然接受挤兑的命运,这是一种两难选择,可我仍然倾心属于我们自己的语言,它虽然没有文字,但在历史深处鼓动喉结、开启发音器官所产生的每一颗咿呀嗡蒙的发音,都有着它不可代替的语义,并且栩栩如生。如果我说一句业地八地,纸地务地;惹地被地,设地使地。不懂土话的人肯定摸北不着,懂的角色肯定会发出会心的微笑。这句土话借用现代汉语所表达的意思就是娘想儿想断肠;儿想娘想过场。但它所蕴涵的韵律、诙谐的口吻、生动的指代,翻译却不能体现其万一。所以,写作时在不给读者制造阅读障碍的前提下,我使用了一些属于毕兹卡人的土语,我相信这些语言并非创造者凭空捏造出来的,它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语义和信息。因此在称谓上完全使用土语,为了方便读者阅读,排列了和现代汉语的对照表。当然,我的所作所为,肯定是十分蹩脚的,但这样的尝试是我所喜欢的,就像那道毕兹卡人喜欢的名菜——泥鳅钻豆腐,不一定所有的人都认可,只是我们自己喜欢的下饭菜。如此而已。

这样的一部书,如果按照传统的全景式写法,肯定能成为上百万字的大部头。但我的意趣不在于此,我之所以选择在卷首引用著名文化史学家斯宾格斯的那句话:人类的历史没有任何意义,深奥的意义仅寓于个别文化的历程中。意在时时告诫自己要回避什么,没想到高度内敛和超时空跨度倒构成了本书的一大特色。此所谓无心插柳。我所选取的都是文化生成的片段。多少年来,我们在汉文化的大背景下叙述着恢弘壮阔的画卷,缺乏对边缘和弱小的关照,我愿意把这种尝试作为一次小小的弥补。

是的,文化,作为人、人群和族类的最基本特征,它绵绵不绝地贯穿在生命如河的流程中,这样看来,任何历史都只能是文化的一个阶段或者一种表象。斯宾格斯还说:每种文化都把自己的影像印在它的材料,即它的人类的身上;每种文化各有自己的观念,自己的情欲,自己的生活、愿望和感情,自己的死亡。这里是丰富多彩,闪耀着光辉,充盈着运动的,但理智的眼睛至今尚未发现过它们。在这里,文化、民族、语言、真理、神祇、风光等等,有如橡树与石松、花朵、枝条与树叶,从盛开又到衰老。——但是没有衰老的人类。每一种文化都有它的自我表现的新的可能,从发生到成熟,再到衰老,永不复返。我觉得他说的实在太好了。明人陈继儒说:天下有一言之微而千古如新、一字之义而百世如见者,安可泯灭之?故风、雨、雷、电,天之灵;山、川、民、物,地之灵;语、言、文、字,人之灵。写作的意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纵观这世界上太多的民族,窃以为没有哪个民族像毕兹卡民族这样接受同化接受融合是如此的彻底,可在骨子里浪漫的灵魂仍然如此鲜活——这就是文化的生命力。但文化是需要精神来支撑的,更需要活的灵魂,否则,就会在酱缸里腐朽,发出熏人的气味。那么,我的写作即在于此,因才情的束缚,心中想要表达的东西可能没有道出万一,我因此将在灵魂深处接受永远的折磨。

是为记。

 

 

 


 

 

《花城》杂志2014年第6期目录

 

 

【中国叙事】

毕兹卡族谱     黄青松

 

【中篇小说】

入  秋           郑小驴 

最后的狼踪     孙向学

 

【短篇小说】

华  屋           张惠雯

世事难料        夏鲁平

 

【诗歌】

流星(六首         于  坚               

残片:赫拉克利特    郭建强

短章  成秀虎胡红拴 林旭埜 夏周冷燕虎

 

 

【家族记忆】

风雨父辈    黄惟群

 

【散文随笔】

语生活                       蔡测海

一个伐木时代的终结   王明明

 

 

地址:广州市水荫路11 花城杂志社

邮编:510075   电话:(02037592311

博客:http://blog.sina.com.cn/huachengchufa

新浪微博@花城杂志社   微信公众号:huacheng1979

国内代号:4692   海外代号: BN661

每册定价15元,京东零售;全年定价90元,可拨打11185邮局订阅;或致电花城营销部订购,电话:(02037604658,广东省内支持货到付款。

 

长篇小说《毕兹卡族谱》后记 | 黄青松 - 《花城》 - 《花城》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