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2012年第3期 中篇小说——荆歌 《喜鹊》 节选(一)  

2012-05-28 15:44: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荆歌 《喜鹊》 

                                       节选(一)

    瑞莲捧着一束鲜花,站在父亲的坟墓前。她的心里,想得更多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他曾经是她的同学,他的名字叫史正康。
    时间过得真快啊,五年一晃而过。
    她内心的愧疚,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淡,反而与日俱增。
    她听到远处传来几声呱呱的叫声。“是乌鸦吧?”她心想。

    瑞莲的父亲在本市的一所监狱工作。虽然,他在监狱里并不是管犯人的,他不是狱警,只是监狱里的一名电工。但是,二十来年在一个森严的地方工作,也许是环境使然,他是一个严肃刻板的人。他的一双小眼睛,永远都闪着警惕和不信任的光。他打量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不安,会十分担心自己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或者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并且瑞莲的父亲老戴,是一个几乎从来不笑的人。就是发生了最好笑的事,他还是一脸正色。他是笑的河流中一块不为所动的石头,常常令大家很扫兴。瑞莲亲耳听到,有人问她的母亲:“朱美华,老戴追你的时候也是铁板着脸吗?”还有人问:“朱美华,老戴和你在床上那个的时候,也这么大义凛然吗?”
    但是作为女儿,瑞莲还是能够分辨出,父亲什么样的表情,才是真正的生气了。他平时虽然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但是,那冷峻、严肃的目光里,更多的是平和。瑞莲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表情。并且,父亲这种平和的冷峻,是能够给她以安全感的。父亲给她的印象,就是酷。
    而父亲真正感到生气时,他的目光里的那种平和,就会立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冷,更硬。甚至,是凶狠的,有一丝杀机。
    瑞莲非常害怕父亲生气。只要一看到他的眼光发生了变化,她就会不由自主地身子发起抖来。
    那时候她还小,不过五六岁吧。她已经睡了,是被母亲的哭声吵醒的。她睁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父亲。他直直地站着,被电灯照成了阴阳脸。他虽然一言不发,但瑞莲却感觉到了异样。父亲眼里那种平和,完全消失了。只有冷峻。或者说是冷酷吧!这种目光,幸亏没有扫到瑞莲的身上来,只是停留在母亲的身上。如果父亲以这样的目光看着她,她会害怕死的。
    父亲就像一尊雕塑。他看着妻子,看她哭。母亲坐在椅子上,哭得非常伤心。哭着哭着,她突然一下子跪到了地上。瑞莲担心这样子跪下去,膝盖会不会磕碎呢?
    父亲却不为所动。他只是在门口直挺挺地站着,一半在灯光里,一半在阴影中。
    瑞莲升入初中后的第一个寒假,父母离婚了。她突然感到一阵快意。似乎他们的离婚,是她所梦寐以求的。其实这样的事,对她来说,无论如何都不见得会是一件好事。但她的内心,却一阵欢呼雀跃!
会有一种全新的家庭生活降临吗?而那正是瑞莲所期待的吗?为什么?难道说她早就厌倦了父母的婚姻?但那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是厌倦了他们彼此的欺骗和冷漠,还是希望彻底摆脱母亲的絮叨?她后来感到自责,其实也是必然的。世上哪有孩子为父母的离异而感到欢欣鼓舞的?
她和父亲两个人的生活开始了。她感到父亲比离婚前更加沉默寡言,更加冷漠了。她无法知道,父亲在单位是否也这样。他和同事,也是不愿多说一句话吗?他也以这样的眼光看周围的所有人吗?他回到家里,除了默默地干一些家务,就是捧着一把茶壶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看得出来,他太喜欢他的茶壶了。他抱着它的样子,就像抱着一只宠物。或者说,像抱着一个婴儿。他经常在昏暗的灯光下端起它,打量它。瑞莲发现,他看茶壶时候的眼光,似乎变得温柔了。如果他深情地亲吻他的茶壶,瑞莲是不会感到奇怪的。事实上,他就是在亲吻它。他捧着它,过一会儿就把它端到嘴边,含住壶嘴,吸上一口。他总是把茶水陶醉地吞下,发出一声舒畅的叹息。
    瑞莲发现自己越来越像父亲了。不仅长相像,就是走路的样子,也很像很像。放学回家,有时候路灯已经亮了。她看到自己的影子,很坚定很有力地向前移动着。那不是老戴嘛!她越来越像是一个男孩,喜欢剪很短的头发。总是一条牛仔裤,一双运动鞋。上身呢,当然是校服。即使是不上课的日子,她也穿着校服。她已经很久很久没穿裙子了。我穿过裙子吗?她不记得了。对于那些花花绿绿的衣裳,她是不是很反感?也说不上是反感吧。只是,她没有任何想要去穿它们的愿望。她只是觉得,穿得简简单单的,是最舒服自在的。而那些五彩缤纷,跟她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
    回忆起来,当时,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是听到呱呱的叫声的。那是乌鸦的叫声吗?
    她很小的时候,就听母亲说过的,听到乌鸦叫,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母亲说,要听到喜鹊叫才好。喜鹊叫喜,听到喜鹊叫,就会遇上好事呢。可是,瑞莲并没见过喜鹊,也好像没见过乌鸦。它们长什么样?乌鸦想起来应该是全身乌黑吧,像在墨汁里浸泡过一样,全身没有一处不是黑的。那么,乌鸦有眼白吗?它的眼珠子四周,也是黑的吗?喜鹊,又是什么样子呢?
    瑞莲推开家门,看到沙发上两个赤身裸体的人扭在一起。他们当然不是在打架。那个女的,转过头来看瑞莲,她的表情很是惊恐。这个女人,看上去比瑞莲的母亲年纪要大很多,她甚至有很多白头发。瑞莲背着书包,呆呆地站在自家的客厅里。她从未看到过父亲这样光着身子。即使是热得浑身冒汗的天气,父亲也从不光膀子。他总是衣冠楚楚的,甚至连衬衣的纽扣都不解开一颗。父亲很瘦啊!瑞莲发现,他的肋骨根根清楚。
    呱呱——呱呱——瑞莲回忆起来,从学校往回家的路上走着的时候,她是听到有乌鸦的叫声的。她抬起头来,看看天空。天空很纯澈,没有乌鸦。什么鸟都没有。
    表姐结婚的时候,瑞莲在新房的窗上看到了一枚剪纸。一对鸟儿,围绕着大红的双喜,“这是喜鹊吗?”瑞莲轻轻地问,仿佛自语。有人听到了,回答她说,正是喜鹊。“喜鹊唱喜呀!”那个人说:“新房里当然喜气洋洋啦!”
    是啊,谁会在新房里贴两只乌鸦呢!瑞莲傻傻地想。
    剪纸上喜鹊的尾巴高高地翘起,它们显得很是轻盈。是呱呱,还是叽叽?肯定不会是呱呱,那是乌鸦的叫声。瑞莲看看新房外的天空,“会不会有喜鹊飞来呢?”天空高远,一群很肥硕的鸟儿正在盘旋。“喜鹊!喜鹊!”瑞莲兴奋起来。
    “那是鸽子,”有人说:“不是喜鹊!”
    “咕咕——咕咕——”那人学鸽子叫,逗着天空中的鸽子。瑞莲也抬起头来,向天上的鸽子挥手。鸽子们绕了几圈,就飞走了。它们飞得好高,好远。
    瑞莲发现,新郎的目光始终是游移不定的。他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表姐身上。瑞莲仔细地观察他,她看到他总是在看别人。围绕着新娘的是一帮叽叽喳喳的年轻姑娘。新郎更多的是在看她们。他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
    但是,他从未认真地看一眼瑞莲。
    也许她只是一个孩子。但是,她是以伴娘的身份出现的。并且她今天没穿校服,她换上了一件齐膝的墨绿色短风衣。在一群叽叽喳喳的伴娘中间,她并不显得有多么的幼小。她甚至是个子最高的一个。
    喜鹊的叫声,是怎样的呢?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同时,她真的非常希望表姐夫能够看她一眼。他几乎认真地看了所有的姑娘,为什么一眼都不看她呢?
    他长得一点都不帅。表姐则是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参加婚礼回来后,瑞莲的脑子里,一直飘浮着表姐夫的影子。他长得一点都不帅,个子矮墩墩的,脸像只排球一样滚圆滚圆。他的眼光,总是在伴娘们身上瞟来瞟去。表姐看上他什么呢?仅仅因为他是一名医生吗?
    客人散尽之后,新郎和新娘,就要干那事了吗?就像她的父亲和白头发的女人,赤身裸体扭在一起?瑞莲这么想的时候,她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叽叽——喳喳——
    仿佛听到了喜鹊的叫声。瑞莲打开窗,将头探出窗外。几道黑影在夜空中低低地飞舞。“那是蝙蝠吧?”
    一只蝙蝠就像黑夜里撕下来的一个碎片,从窗口扔了进来。瑞莲吓得尖叫了起来。
    她缩着脖子,闭上眼睛。她听到了蝙蝠的叫声。吱吱吱——有点像老鼠,但比老鼠的叫声压抑、尖锐。这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能一下子钻到耳朵的深处,让人觉得被什么东西突然捅进了身体的内部。
    要将蝙蝠从家里赶出去,并非一件容易事。父亲打开所有的窗,用一本杂志驱赶蝙蝠。它幽灵一样在家里盘旋,飞行的线路怪诞而邪恶。父亲于是索性把所有的门窗都关上了。他取来了电蚊拍。他像一个羽毛球运动员,动作夸张地拍打着幽灵一样似有若无的蝙蝠。
    瑞莲终于听到嘭的一声,她知道那是蝙蝠的身体撞击在窗玻璃上的声音。她睁开眼,看到父亲用电蚊拍铲起了地上被击昏的蝙蝠。它的身体肥肥的,软软的,在电蚊拍上发出吱吱的声音。伴随着这电击声,瑞莲闻到了烤焦的味道。
    她将视线从可怜的蝙蝠身上,移到父亲的脸上。她看到父亲的小眼睛里流露出凶光。那是一种锋利的杀机。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我的照片书 - < < < < 呱呱/h2>
t幕,兑辰2> t幕,/bcroidIcon">  {elseif x.moveFrom=='mobile'} 硈="fc03 m2a"">tml?froman> 呱呱/h2>
t幕,兑辰2> t幕,/bcroidIcon">  {elseif x.moveFrght="560" style hi_blank" oke"htt50209_0?閛cus !--[.voimt IE 6]
/div> /div>

页脚

p="${ay:none" id="shel="nofollow"hellass="m2amgdecial/lue525FTiPerm.nk" hb13aze?榘镏鷄n> z rmal1rmal1-4e">
areTv.visit:hi =areTv.visi&&&nbsue" =${ublankuc07"_bl.userName==''wk
    ue" ="&nbsns hof(y.v)fn1LE=sel'tary.v}rName)aryion==f-reblogink}/nc07"_bl {if x {if.userName==''wk
ue" ="x.usvblank" nc07"_ {if x .userName==''07/di_bl灸J剑1为文字,2为图片,3为自_blanw"> ow.N汉舺tm:{'z ' ' attachmentsFile 'bdc0' bdc0', bdc2' bdc私)}"63.'bgc0' bgc0', bgc1' bgc1', bgc2' bgc2', bgh0' bgc9' a)}"63.'v c0' v c3', v c1' v c4', v c2' v c5', v c3' v c6', v c4' v c7', v c5' v c9'}};照片Dass8)|rv="${汉'10/22/htt7 17:48:20';照片${x.visitapi汉'
var wumiiftm';照片${x.visitvcd汉'
/"jsview/';照片${x.visits60}号'
60.pel';照片${x.visitf, 号'
, .pel';照片${x.visitf40}号${x.visitf, ;照片${x.visitadf, 号'
, .pel';照片${x.visitept汉'
m}号'
mass="m2aiPermawr,褺/spC0" ;marw:h';照片w"> ow.CF}号{照片书calackVi照片, ow.UD}号{};照片UD. }号{照片书 &nbs s15615836照片 , ${:'t"> var wumi 照片 ,erName}/7008208708 照片 ,a bdc0" src="${:12942826k)}33照片 ,basscla:'tttp://t"> var wumiide"> var wumi@get="_b 照片 ,bsptogetme}/:'t"> var wumi 照片 ,bsptogetH me}/:'t"> var wumi 照片 ,TOKEN_HTMLMODULE 照片 ,isMermiUnbsB/splackVi照片 ,isWumiUnbs:nbsp照片 ,sRank 照片};照//widget.wu 灸J剑1为文字,2为图片,3为自动) ankp="_aa bdcs/a://yse.pel?s=p&t='+ank Dass(). ow. ="${out(funreTon(){照片(funreTon(i,s,o,g,r,a,m){i['GoolfRA://yticsObjere']=r;i[r]=i[r]||funreTon(){照片(i[r].q=i[r].q||[])titsh(ay:u cur)},i[r].l=1*ank Dass();a=s.cv cleEo fc05(o) attm=s. ow,docu cu,'widget', //ght= lfR-a://yticsa"_b/a://yticsajs', ga');照照片ga('cv cle', 'UA-692049标-1', ';ovo');照片ga('s ', 'p="_view');照},300);照照wumii.widget. 照wumiiwidget ns ho"fram/jav,widget页照片 w"> ow. ="${out(funreTon(){照)}"J.f} Sidgpp('tttp://music.ph.126.netlph.js?0c1');照)}"照)}"J. DasaByDWR(${x.visitftm,'MusicBeanNew','we115py0 icnMusicSessTonToke ' eToOp);照)},t000);照//widget.wuwumiiwidget_blw"> ow. ="${out(funreTon(){照片 r widget = docu cu.cv cleEo fc05('widget');照 widget.async}号1;照 widget.th=}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