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2012年第2期 中篇小说——《在尘风入念的世界里》 节选(一)  

2012-04-06 10:19: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尘风入念的世界里》 节选(一)

晓航

    现在想想,我和于涛当初的见面还是挺偶然的,也正是这种偶然才使我后来有了一段相当梦幻的旅程。

  说实话,于总的名头我在江湖上听说已久。在留学生的圈子里,一直传说着他如何如何有钱,在欧洲的关系如何如何广,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挣的钱,他又是怎么花那些钱的,只说此人见多识广,眼光犀利,手段颇为独特。

  有一回,一个同校的女孩邀我假期出去玩,我想想没什么事儿就答应了。同行的还有她的一个女友,这个女友也带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文质彬彬,嘴唇薄薄的,礼貌中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们去了一个小城,晚上坐在一条河边喝啤酒,很快,两个女孩喝多了,两人趴在桌上酣然入睡,我看着身边摇动的灯光、人群与黑夜中灿烂的花朵,顺嘴问了一句,“您怎么称呼?”

  “于涛——”他懒懒地说,“你呢?”

  “我叫赵晓川。”我说。

因为没有别人,我们只好长时间的一起瞎聊。于涛这个人似乎比较谨慎,说的并不多,只是选择性地讲些事情。我呢,因为喝得比他多,所以讲得也就比他多。我把我一无是处只好一直求学并且以学举生的壮举告诉给他,他一边听一边连连说不容易,倾诉之后,我端着啤酒大喝一口,然后向着空中哀叹一声,说,“唉,现在终于混到博士毕业了,可是干什么去呢?真发愁,回国吗?听说国内工作也不好找。在这儿混吗?又人生地不熟的。”

  “你要是没地儿去,你就找我来吧。”于涛这时忽然说,“你可以带上一个项目什么的,我是搞风投的。”他建议说。

  由于他的这一句客气话,我还真去找了他,所谓病急乱投医吧。两周之后,我们见了面,由于他很忙,我们约好一起吃早餐。那天早上八点,我去了一个饭店,因为他在那儿开会。我们在餐厅里见了面,坐在一个能够看见风景的窗边,一边喝着果汁一边谈论我的项目。

  这个项目是我唯一的选择,因为我根本没有想过做项目这件事。它是我和一个大学同窗好友共同的主意,项目的名称叫做“秋波测试仪”。我向于涛详细描述了这个项目,它主要是研究如何测量异性之间眼光所蕴含的情感程度,从而断定他们发展出下一步关系的概率,讲完之后,我问于涛:“怎么样,于总,你觉得如何?”

 “梦幻,相当梦幻,拿这种故事弄风投,倒是真对路子。”于涛不动声色地说。

  “那好啊,于总,那您就投这个项目吧,咱们肯定能共同把事情搞大。”我一看有门儿就兴奋地说。

  “你以为我是傻子啊?”于涛听到这儿瞟了我一眼说:“测量人的目光有那么容易吗?能测量出来吗?”

  “肯定是有办法的。”我忍不住解释道。

  于涛听了皮笑肉不笑地说:“小赵,你记住啊,以后拿项目出来,除了第一位的梦幻性,第二位就得有实际的可行性,你还有别的项目吗?”

  我听了一愣,然后又凑合着编造了一两个道听途说的东西,于涛都是一边听一边摇头。于是,气氛慢慢变得有点尴尬,我只好开始默默地吃起早餐,心想,完了,这回可白跑了。

  吃了一会儿,于涛放下刀叉,用餐巾擦擦嘴说,“不过,我没想到你这么有想象力,你一个学理论物理的,能如此剑走偏锋倒也难得,这样吧,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儿,您说。”我问。

  于涛说:“我已经在国内投了个小项目,是搞智能机器人的,你回去,帮我盯着这个事儿,盯着这笔钱。”

  “行啊,忠于职守的事情我能干。”我马上说。

  “好,就这么定了。”于涛说。

  就这样,没经过什么权衡,我就回国了。

  如此迅速做出决定的原因有二,第一是我想父母了,第二是国外毕竟不是自己的家,总有客居的感觉。至于所谓的工作嘛,我想得并不多,我知道自己这个专业过于冷僻,找工作是相当不易的。我曾有一个前辈,立志要搞研究,他拿下博士后之后,找到美国一家研究所,那个研究所在一个山谷里,也就几十户人家,研究所里基本上都是男性,他就那样没日没夜傍着清风与星辰孤独地过了几十年,以至于连婚都没结。

  这么活着我不行,我是一个庸才,没有他那样崇高的志向,我的心比他热也比他世俗,能接受的东西更多更开放。因此,我更喜欢国内那种虽然相当不健康却热闹的灯红酒绿的生活——他们管这叫做沸腾的生活。

  回国之后,处理了一些杂事与父母呆了一阵,我就开始上班。我找到了于涛投资的那个新际天辰公司,总经理叫田枫,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他很帅很新潮,眉宇之间有一种坚毅的神色,看他的面相,我觉得他是一个能做出一番事情的人。见面那天,田枫很热情,我刚一到,他就把公司员工都叫了出来,人们搞了一个短暂而热烈的欢迎仪式,然后让大家自我介绍,介绍之后,他问我:“赵总,你有什么指示?”

  我看看大家说:“我暂时没有,我先了解一下公司情况,大家就先忙吧。”

  “好的,我领你去总裁办公室,都给你准备好了。”田枫非常礼貌地说。

  我于是当上了新际天辰的总裁,当然这个总裁是挂名的,我的实际作用不过是个监军而已。

  按照规矩,我开始着手了解公司的业务。开过几次会,看了一些财务报表之后,我感到了一丝惊讶,这个新际天辰似乎什么都做,贸易、培训、咨询、管理服务,但是就是没有机器人。我找机会问了几次,大家都支支吾吾,最后一次我把一个员工问急了,他把我领到库房,拎出一条机器狗来。他好不容易找到遥控器,摆弄了半天,那条狗才老态龙钟地走起来,它一瘸一拐走到我面前,勉强叫了两声,就再也不动了。我抬起头纳闷地看着员工,他抱歉地笑笑说:对不起,赵总,没电了,然后啥也不解释,迅速地逃之夭夭。

  不就是一玩具吗?什么机器人,蒙傻子呢——我心中闷闷地想。

  两个星期之后,我把我的所见所闻都汇报给了于涛,于涛听了倒也不着急,他似乎预见到了一切。他听完我的汇报,很无所谓地说:没事儿,你就先看看吧,机灵点就行。

  有了于涛的指示,我就心安理得起来。我每天开始正常上下班,也不问业务,就是盯着财务,要求财务的大小事都得向我汇报。

  公司里的员工对我都是尊敬而疏远,大家每天见面都只是和我点点头打个招呼而已。公司里只有一个人与我近一点,她叫林岚,是搞财务的,因为一些付款问题,她总是来找我。这是一个美女,二十六七岁,长得正好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明眉皓齿,身材非常好,额头亮亮的,头发挽着,看上去有一种掩抑不住的艺术气息。

  一来二去,我们慢慢混得比较熟了,就开始聊聊。在聊天过程中我总是借机探问公司的情况,有一回我问她,公司为什么每天总有那么多不同陌生人来来往往?她摇摇头,简洁地说,不知道,那都是田总安排的。

  我就这样在公司里泡了两个月,每天就是中午去公司打个照面,下午混一会儿就去健身,我不知道公司未来的前景是什么,但是既然投资人都不关心,我乐得躲清闲,我可对自己要求不高。

  到了两个月的第五天,终于出了一件事。那天一大早,我刚一开手机,一个员工就打电话给我,说田总出事了,是车祸,正在医院呢。我听了吓了一大跳,连忙去了医院,到了医院看到有两个员工已经在那儿了,我问怎么回事,员工告诉我说,骨折,人已经进了手术室。  

  几乎等了一天,田枫才从手术室里推出来,手术虽然完了,但他的人仍在昏迷,脸色异常苍白。护士把他送回病房后,我自告奋勇要守护他一夜,然后又安排公司的两个人后面两天轮流值班,同时让护士给他找了护工,接替未来的护理工作。

  折腾了一天一宿,我回家好好睡了一觉。第三天,我去公司上班时,才发现原来公司租的那层楼里早已人去楼空,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我被人设计了,我看守的那笔钱不翼而飞。

  

 

  评论这张
 
阅读(10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