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痛苦的不同写法——摘自《南方日报》A10版  

2011-10-31 10:54: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苦的不同写法

胡传吉

作品:《保卫老师》,       短篇小说,晓苏

      《谢阁兰中国书简》, 诗歌节选,庞培

刊物:《花城》2011年第5期

    要写坏一个老师并不难,要让一个老师声名狼藉,易如反掌。只要写老师贪财好色、猥琐小气、虚伪龌龊等等,就立马可以毁掉这整个行当。老师有这些德性,是大逆不道。贪官有这些毛病,那是理所当然。每一种指责后面,都有一种价值判断。《保卫老师》(晓苏,短篇小说,载《花城》2011年第5期),手法虽略嫌夸张,但故事颇有趣味,讽刺意味也浓。小说明示的是“老师”这一身份的坍塌。小说中的“我”,经过考试,成为林伯吹的研究生。入学没多久,“我”的父亲突然扛着一个化肥口袋来到学校。父亲给林伯吹送麂胯来了。麂胯非常珍贵,不轻易送人。父亲坐了七个多小时的车,来到武汉,就为送麂胯给“我”的导师。“我”百般不情愿,因为林伯吹不值得送麂胯。麂胯虽如父亲所愿,到了林伯吹手上,但父亲却因这个机会,看清楚了林伯吹的“师道”,贪财、好色、虚伪,等等。尽管“我”想方设法地让父亲不看到这些真相,但父亲还是不经意地看到。最后,父亲发现,麂胯被扔到了垃圾堆里。师道幻灭,是小说试图突出的主题。如何保卫传统师道,是小说无法解决的问题。钱锺书写老师的种种不堪,其锋利与准确,至今无人能出其右,李梅亭、顾尔谦之所以能够“名满天下”,实因为生活中这样的“极品”太多。《保卫老师》虽对老师毫不留情,但对“老师”也存有一声叹息。

   《谢阁兰中国书简》(诗歌节选,庞培,载《花城》2011年第5期),拟借法国作家谢阁兰之口吻,想象谢阁兰来到中国后的种种情景,尽述诗人对飘泊、爱情、孤独、激情、悲痛、骄傲、国家等的看法。行文形象生动,意象对照自然,知识嵌入其中,不觉生硬刻意。“我的心在沙漠的波纹间碎裂/我的到达仿佛一幢轰然倒塌的砖塔”,“当年的邂逅/荒凉的大地展开你的裙裾/于是我深入大漠的旅行变成你迷人的/舞蹈,伫立”,“有时候,爱的唯一证明/是孤独”,“我一人身上仿佛有几十个大小国家/我身上汗水嗡嗡作响/而你,你坦然的身姿/多么倨傲、从容/象征着穷人中间最穷的一个/俯瞰世间的困厄、错黑、颠倒众生/噢!多么华丽的痛苦/多么明亮的煎熬”。诗中的谢阁兰,经海经沙漠,来到这个古老的国度,为其山河文明所颠倒,并对这一文明一往情深。全诗抒情所占比重略大了一些,“一往情深”、自怜自爱的姿态稍微过火了一点。对于历史,有时候,只有透过虚构与抒情的方式才能减轻痛苦。这些手法,跟历史真相相比,那是两码事。历史的乖张与诡异,有时候,很难用抒情这种手段解释清楚。抒情,权当是对痛苦的某种抚慰。

   (作者为青年评论家、中山大学文学博士、复旦大学文学博士后,著有《中国小说的情与罪》)

    摘自《南方日报》2011年10月09号 A10版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