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2011年第5期 中篇小说 我和她们——贾宝玉自白书(节选二) 汪淏  

2011-10-27 15:35: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她们——贾宝玉自白书(节选二)

    在开始书写我和黛玉的故事之前,我想先更正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多次出现过的一个称谓:林妹妹。他除了让其他人林妹妹长林妹妹短的,还让我贾宝玉时不时地从嘴里说出来林妹妹这个称呼。坦白说,我从没有把黛玉叫成过林妹妹。要知道我这人是很在意称呼的,我保证一回也没叫过她林妹妹。想一想吧,你怎么会把自己心爱的女子叫成林妹妹,张妹妹,李妹妹呢?听上去那多别扭,多生分。是的,黛玉就是黛玉,我不会称呼她为林妹妹的,我就叫她黛玉。黛玉,黛玉,这名字多好听,多顺嘴,多顺耳啊!有时候,我还叫她颦儿,这是我给黛玉的一个昵称。
  
  就像我和黛玉懂事之后,时常一同兴味盎然地追忆,追忆起我们那如梦似幻的相识情景一样(那时候,我和黛玉的每一次追忆都会多几分甜蜜),我在山庙里做和尚的这些年月,曾无数次回想起当年我和黛玉那犹如重逢似的初见故事(这时候,我每次的回想都要添一层伤感),耳畔也无数遍回响起当年我和黛玉一同追忆时说过的那些话语,犹如那山涧叮咚作响的声声溪流,在我的心田里潺潺流淌,流淌着……

  那天,我第一眼看见你,恍若看到了一道绝妙的风景,我一下子就惊呆了,就晕乎了。这倒不是说你像个仙女一样美丽——当然啦,你真的就像仙女一样美,即使说你比仙女还要美也不算过分——而是说我觉得在哪里见过你,好像是阔别多年而重逢了的旧相识。于是我就脱口而出说,这个小公主样儿的妹妹,我曾见过的!众人皆笑我……
  当你那样地看着我,又说出那样的话时,我心里头正惊讶着呢:天哪,这个小王子一样的哥哥,何等的眼熟啊!好像早就认识你一样。
  或许,我们真的相见过,在前世,在梦乡,在想象里……
  也许吧,我是相信人都有前世的,也相信人都是有梦里家乡的……
  你还没来时,祖母就整天跟我唠叨说,你表妹就要从苏州到咱们家来了,我就一直等着你,一直盼着你,也一直想着我这个远方的亲表妹究竟什么样子。
  没看到你时,舅母跟我说你是个混世魔王,古怪得要命,嘱咐我不要多理睬你,我以为你准是个顽劣不堪的小少爷呢,真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你像个小王子,是个俊秀少年,是个文质彬彬的好哥哥……
  妹妹这样说,我心里太舒坦了。这么说,你也喜欢我,像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你一样?
  我可没有说喜欢你呀。
  你不说,我也知道的。
  你知道什么呀?哪有你那样的?一见我,就问我有没有玉,我怎么会有你那样的宝玉呀?我一说没有,你居然当时就把它摔到了地上!
  唉,你不知道呀,一看你这仙女样儿的妹妹也没有那东西,我就不觉得它是什么通灵宝玉了,就不想要它了。
  要不是外婆哄着你说原本我也有玉的,只是把它做你姑妈我母亲的陪葬品了,你还死活不依呢,若是因为我一来你就摔坏了那宝玉,我怎么能担当得起呢?你当时可是把我给吓坏了……
  没想到我们一见面,我就因此事把你给惹哭了。当时,我可没想那么多呀,只觉得你才配得上这宝玉呢。要不,还是把这宝玉送给你吧?
  瞧,又来了不是?当时你就那么说,大家都笑你,老祖宗也吵你。我可不配,也不想佩——戴你那宝玉。
  那这宝玉就算是咱俩的吧,我们轮换着戴,你戴一天,我戴一天,好不好?
  不,不行,还是你自己戴在身上吧。
  好吧,这块玉我就戴在身上,可在我眼里,妹妹你才是真的宝玉呢。我要把你这枚真正的宝玉,放在我的心里头……

  我和黛玉懂事之后,类似的对话有过很多次,我一句,她一句的,津津有味地追忆起初次相见的情景,回味着当时我们说过的那些话。这样的回忆,并不一定是要昔日重现,而是有意地增添或扩大些什么,以此来加固我们的情感,就像垒墙盖房一样,那些话语就是一砖一瓦。说到家,我们的回忆不只是为了回忆,尽管回忆总是很美妙的,而是出于当下情感的需要,甚至也是为了我们那不可知的将来的事情。
  那天初见黛玉,除了我想把那枚宝玉奉送给她,我还当众送给她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颦颦。
  同父异母的妹妹探春问我此名出自何典,我就信口引经据典胡诌了一通。其实,我是看到黛玉她那双里面汪了许多水似的大眼睛,还有那两弯似蹙非蹙好似藏着不少忧心事的罥烟眉,才骤然想到这颦颦这个名字的,觉得这个颦字叠起来放在她身上很合适。自从那天起,我除了叫她妹妹,叫她黛玉,也叫她颦颦,后来就昵称她颦儿了。我曾经问过她,最喜欢我叫她什么,她说她都喜欢,你想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吧。
  为黛玉起了颦颦这个名字的时刻,我心里便抱定了一个主意,不,应该说是信念:我一定要好好待这个小表妹。她小小年纪就没了母亲,来到我们这个大家,虽说不是寄人篱下吧,但总是有些孤单的,我要心疼她,体贴她,让她感觉到我就是她的好哥哥,我们这儿就是她的家。
  现在我可以这样说了:第一眼看到了这个前生或梦里相识的黛玉,我就遥想到一个深长的故事开始了,同时预感到她将是一个让人喜欢得要命的妹妹。不是她要了我的命,就是我会要了她的命。至少,我一下子就感觉到,这定是一个与我的情感和命运紧密相关的人儿。这是我当时的预感,还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呢?
  
  现在回头想想,我和黛玉的故事,当属典型的中国男女情感模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是,我们并无那种人们所喜欢的大团圆结局,一对有情人最终未能成为眷属。
  黛玉来到我们荣府之前,我是和老祖母住在一起的,就睡在她视线之内的碧纱橱那边。她老人家宠爱我,就想睁眼闭眼都能看见她这个宝贝孙子。黛玉来了,她这个外祖母欢喜得就像女儿回到了身边一样,比待探春,迎春,惜春这几位孙女还要亲上几分,她老人家很疼黛玉这个外孙女,那是因为她疼她的女儿贾敏,她要她的这个外孙女跟她一起住。这样,她老人家不仅仅是抬眼就能瞅见两个小心肝儿,又能让她的一对小宝贝各自都有了伴儿,老祖宗的这种安排正合我的心愿。但在一处细节上,我违拗了老人家的意思:她要我挪到跟她更靠近的套间暖阁里去,让黛玉住进我原本所在的碧纱橱。我不情愿去暖阁,就想在我的碧纱橱,而且想和新来的妹妹黛玉一起呆在我那个老地方。我是这样央求老祖宗的:好祖宗,我在碧纱橱外的床上住惯了,很舒服的,挪出去我怕睡不着觉。再说啦,我也不想闹得您老人家不得安生呀。求您啦,就让我和黛玉妹妹在碧纱橱这边做个伴儿吧。老祖宗想了想,露出无比慈祥的笑容,依了我。可能是她老人家觉得我和黛玉年龄尚小,没有那么多的忌讳吧。
  就这样,我和仙女样儿的妹妹黛玉便一同生活在碧纱橱这个小天地里了。如曹雪芹先生所描写的那样,宝玉和黛玉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岂止是言和意顺呢,应该说是亲密无间。是啊,我和黛玉白天同在一处念书玩耍,夜晚同一时间上床睡觉。她不睡我也不睡,我不睡她也不睡。她想睡了我不叫她睡,我想睡时她不让我睡。即使睡在各自床上,还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这说那,好像前生欠了我们太多一样,我和她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其中一个,或者二人携手跌入了梦乡。我俩的床相距不过几步远,似乎闭着眼相互都能望见,都能清楚地听到对方的呓语,我们还时常相互梦见呢。我梦见她也在做梦,我梦见她梦见我了,就像我梦见了她一样。第二天一睁开眼睛,我就给她说我的梦,她也给我说她的梦。我们做着各自不同的梦,也做过一样的梦,我们的梦都是彩色的。我时常在梦里笑,她时常在梦里哭。哦,我的碧纱橱,我们的碧纱橱啊,那真是个适合于做梦的好场所,那真是个梦一样美妙的好地方。那种良木作架,四周蒙着绿纱的帷帐,朦朦胧胧的,看上去就像是一种梦乡里的摆设,我那小仙女一样的妹妹黛玉坐卧其中,即使在我清醒时也恍然如在曼妙的梦境里了。我多想,多想和黛玉妹妹一直生活在这梦一般美好的小世界里啊。
  像其他孩子一样,我和黛玉也玩那种扮成小两口儿过家家之类的游戏。不一样的是,我不叫她妻,她不称我夫,而是我叫她妹妹,她叫我哥哥,我们那时候就是这样说的:咱俩就做一辈子哥和妹,天长地久在一起,我们还像大人那样跪地发了誓,此生谁也不能娶妻,谁也不能嫁人。我和黛玉玩过家家时,几乎从不演习生孩子做饭那一套,而是妹妹念诗,哥哥作画;妹妹弹古琴,哥哥习书法;妹妹唱曲儿,哥哥下棋;妹妹装哭,哥哥哄她笑;哥哥烦了,妹妹逗他乐;妹妹病了,哥哥扮成太医给她号脉开药方;哥哥爬树摔破了腿,妹妹为他敷药;妹妹藏起来,哥哥四处寻找;哥哥远方归来了,妹妹站在路口迎接;哥哥要出门远行了,妹妹送别一程又一程……如上这些情景,全是我和黛玉玩过家家时设想出来的节目。当然啦,我们也手拉手一起去赏花,一起教鹦鹉说话,一起玩地上的蚂蚁,一起斗蛐蛐,一起玩树上的水牛,一起玩天上下来的雨水,一起捏泥人,一起打雪仗堆雪人,等等,无论玩什么,我们都觉得很好玩,都跟真的一样,都玩得忘乎所以,玩得其乐无穷。
  玩着玩着,我们就慢慢地懂事儿了,心事也就多了起来,就不好意思再玩这种过家家的游戏了。是黛玉不好意思玩了的,而我却想一直就这么认真地玩下去……

       ......

   全文请鉴《花城》2011第4期。

    责任编辑 杜小烨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