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2011年第5期 中篇小说 我和她们——贾宝玉自白书(节选一) 汪淏  

2011-10-17 15:11:00|  分类: 我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她们——贾宝玉自白书

 汪淏

 楔子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位叫曹雪芹的先生写了一部《红楼梦》,之后,我又做了一场跟我梦里看到的《红楼梦》有关的梦。
  这场稀奇而有趣的梦,出现在我生命的轮盘转悠到第四十五圈上,其时我在山庙里做和尚已有很多年了。
  
  我在梦里看到的那部奇书《红楼梦》,讲的主要是我们贾家的故事,也讲了跟我们贾府相关的另外几个家族,以及旁门左道一些人的故事。尽管此书人物众多,故事繁复,包罗了万象,但我贾宝玉无疑地是个主角,反正我就是这么看的,我就愿意这么理解。说真的,我觉得这一切太有趣了。我是说,在你活着的时候,能看到自己的生活活生生地出现在别人的书里头,当是一桩妙不可言的事情。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啊,我尊敬的曹雪芹先生!我知道,是你让我贾宝玉出了大名。自从你的这部大书以降,我贾宝玉的知名度远远超过了诸多帝王将相。即便是哪些没有读过《红楼梦》的,似乎也都知道我贾宝玉的故事,拿我的名字说来说去的。当然啦,许多人对我贾宝玉的所知不过是皮毛,或者表象罢了。这是另外一回事,眼下我不想多说这个了。
  
  梦里读《红楼梦》,我用了整整九天九夜的时间。之所以花了这么多功夫,那一是因为我读得很慢,像是在吟诗,我读得很细,像是在念帖;二是我一口气读了它三遍,有些回目和段落甚至温习了四五遍之多,不少章节我差不多可以背诵下来。在那漫长而细致的阅读过程之中,我时而默默流泪,时而微微一笑,一会儿欣喜若狂,一会儿怅然若失,心领神会的时候很多,茫然不解之处也不算少。我一边读着雪芹先生的这部大书,一边想着创造了这部奇书的雪芹先生,想象着他著作此书时的心情、表情和神情。我想,这部书一定是由他的血和泪浇灌成的,而不仅是用笔墨纸砚。在梦里头,真切切的,我看见了雪芹先生那一滴滴殷红如花的鲜血,那一行行珍珠般晶莹的眼泪,我看见他流着血和泪,咳嗽声声,伏案写作时的样子。我猜想,曹雪芹是因《红楼梦》这部厚书而死的,他是写死的、哭死的、苦死的、愁死的、累死的、熬死的。我知道,一部《红楼梦》至少耗费了他整整十年心血,不妨说,他曹雪芹来到这世上走一遭,就是为了让这人间要有一部《红楼梦》。反正他是活活死在了《红楼梦》上头的。可是话说回来,他也因《红楼梦》而获得了永生,不然,谁会知道曹雪芹这个人呢?现在,我为先生哭成的这部书而哭,我为哭成了此书的先生而哭。                                             
  其实,现在我更想为之一哭的是,在《红楼梦》还未做完时,曹雪芹先生就像一炬燃完了的蜡烛那样,泪尽而逝去了。听说是这样的:《红楼梦》这部在人世间流传的一百二十回本奇书,曹雪芹只写出了前八十回,他人就走了,剩下的那些回目,那些故事,许多年之后才有人给他续上,此人名叫高鹗,不仅如此,即使是前八十回也经过了后者的整理,而所谓的整理,即又是增,又是删的,甚至可说是肢解了,或者篡改了,那高氏不过是把曹雪芹先生的那部未竟之作,勉强地续了下来,将一个十分复杂而漫长的家族故事收了场,结了尾,大致叙述完整了,最多也只是完整,而决不是完满,更谈不上完美。实话说,我宁愿它就是不完整的,如人生往往就是一部残缺之书一样。依我看,续者和续书不靠谱儿,不着调儿,不得要领,甚至不着边际之处太多了,胡诌乱扯的地方也不算少,有时候看上去只是差之毫厘,其实是谬之千里的。我是说,高鹗的续书大多没有遵循曹雪芹先生的构想,或者干脆违背了他的原意,也不符合我贾宝玉这个既是故事中人,又是个读者的实情和心愿。说来也怪,对此我一方面心里头有一百二十个不舒服,同时又有一丝丝莫名的兴奋,一股股隐秘的冲动,或许是因为对于这一切我有满腹的话要说吧。
  
  从那场漫长的大梦之中醒来,我一直在回想着这个梦见《红楼梦》的梦。一直思想着《红楼梦》这部书,一直想念着曹雪芹这个人,一直想着《红楼梦》中的那个贾宝玉。我在想,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他所说的,所想的,所写的,就是我想说的,所想的,想写的。但我同样也得说,有时候,甚至有不少时候,他就是他,而我就是我。
  我在想,关于我贾宝玉的故事,曹雪芹先生所述大抵是真实的,只是更多的、更深的真,他都还有去写,许多地方他都是蜻蜓点水似的,而这恰好为我留下了许多说话的空间。另外,我总觉得他的那部《红楼梦》有些美中不足,那就是跟我贾宝玉有关的笔墨还是少了些,语焉不详之处多矣。要说这倒也不能怪他,毕竟他写的是我们贾府及其相关的另几个大家庭的故事,而我不过是其中之一人罢了,尽管或许我是个主要人物呢。但这一点,恰恰是我所耿耿于怀的。
  我在想,我一直在想,想着我梦见《红楼梦》的那个梦,想着《红楼梦》里的那个我。想着,想着,我就有了一个梦想,或者说是一个奇思妙想:我贾宝玉想写一写自己的故事。为什么不呢?我贾宝玉的故事,曹雪芹写得,他高氏写得,我贾宝玉本人为何写不得,为何不去写一写呢?当然写得,而且得写。实话说,关于我贾宝玉的故事,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想到这个,我竟激动得浑身发抖,一连几夜都睡不着觉,满脑子里全都是梦和想……
  
  是的,因为梦见了《红楼梦》,我贾宝玉也要写一部书了,关于我自己的。但有一点我得先申明,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一部了不起的小说,而我所要写的,或许只能算作一种自白书,也可以称之为回忆录。如此,就从根本上决定了我所要写的,与《红楼梦》是大不一样的。当然啦,我跟曹雪芹先生比不了,我要写的书,更不能跟《红楼梦》相提并论。他是他,我是我,他的是他的,我的是我的,没必要相比的。
  很多人都知道,《红楼梦》一书有很多的多:人物多,故事多,线索多。比如说人物吧,就多得不可胜数,究竟有多少人物呢,有说三百多的,也有说八百多的,我不想做这些没有多大意思的统计,反正人物是够多的了,有不少人物,我贾宝玉并不认识,甚至连一点印象也没有的。
  而人物一多,故事自然就少不了,线索就难免有些乱,你不读上三五遍,是捋不出个头绪来的。可在《红楼梦》里,有很多故事,我贾宝玉并不在场,或者说跟我关系不大,我就不去多想它们了。毕竟我不是在像曹雪芹先生那样写小说,要面面俱到什么的。我只是想写一部自白书,我只愿意写那些与我相关的人与事。或者说,我只想写我个人感兴趣的事情,而我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情事——情感的故事。说白了,我只愿意去追忆,叙述那些跟我个人情感有关的,并且是有趣的人物和故事,至于像什么家国大事了,仕途经济啦,人事纠葛啦,我觉得没趣,没有意思,全不入我眼,或者说都是过眼云烟,更不入我心,干脆说令我恶心,我就懒得想它们,更不想去写那些物事。我要从《红楼梦》的某些留白处书写我的故事,曹雪芹先生讲得略显粗疏之处,我反而要仔细地记述。他所语焉不详的地方,我倒是要明明白白地说一说的。
  一部《红楼梦》,十分曲折,百般花样,千头万绪,而我只想去记下那些我心目中最重要的,最有趣的人物与故事。
  依我看,从某种意义上说,男人的一生,不过是和一些美妙而难忘的女子之间的情感故事罢了。我想说的是,我一生的故事只与那花一样美丽的女子有关。说白了,我贾宝玉的故事,就是和那些如花似玉的女子之间的故事,比如黛玉、宝钗、秦可卿、袭人、晴雯、湘云、妙玉,等等,若是没有她们,也就没有我贾宝玉的故事了。或者说,如果没有她们这些美丽的女子,我这个叫贾宝玉的男子的故事也就没什么味道了。
  我要说,我和她们的故事,就是我贾宝玉一生故事的精华。而我和黛玉及宝黛的故事,则可说是我整个人生故事精华的精华了。现在,我想写的,我要写的,就是我和她们的故事。
             上部      

         我和黛玉的爱情故事  

    许多个日夜,我都想念着黛玉,念想着要书写我和黛玉的故事,却是迟迟,又迟迟,踟躇,再踟躇,总也下不了手。这是因为在我心里有着重重障碍,我必得花些工夫去厘清,并克服掉它们,不然我就难以开始动笔。
  很显然,我和黛玉的爱情故事,的确是个好故事。正因为是个好故事,我很有些不舍得去写它,就像你面对一处奇妙的风景,一束绝美的鲜花,除了慨叹和忧伤,通常你会发怔,或者失语。
  谁都知道,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作为《红楼梦》这部书的重头戏,曹雪芹已经写得足够好,非常妙了。谁要是想比他写得更好,那就是痴人说梦了,若是谁想跟他比个高低,那简直是自取其辱。其实,这才是让我发愁很犯难,而一直踟躇的缘由。思前想后,只有两点因素鼓舞着我一定要去书写我和黛玉的故事:第一,曹雪芹讲的是他的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故事,而我所要写的是,宝玉我和黛玉妹妹的故事。也就是说,我和他的身份很不一样。讲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曹雪芹是作者,而我贾宝玉既是当事人——《红楼梦》那个爱情故事里的主人公,也是个读者,同时我还是要重新书写我贾宝玉和黛玉的故事的作者,因此,我和雪芹先生所讲的这个爱情故事的角度,自然就有所不同,讲出来的味道也可能会是两样了;第二,曹雪芹先生还没有来得及把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故事讲完,他自己的人生路就走到了尽头,也有人说他讲完了,但是很多人都没有看到,至少我没有见过,至于高鹗接续的那些部分,说是狗尾续貂还算是比较好听的,而我这个当事人,正好可以继承曹雪芹先生的事业,把他没有讲完的故事写出来,假如佛祖愿意让我再在这尘世上待些日子的话。阿弥陀佛,愿佛祖保佑我能够把我和黛玉的故事写出来。
  实话说,我一直都没有琢磨好,该怎样去叙述我和黛玉的爱情,可这分明是我贾宝玉此生最重要,最美好的故事,我必须好好书写。怎么办呢?那我就一边试着写这个好故事,一边继续琢磨着这个好故事的写法?也许,只有等我写完了它,才可能琢磨出这个好故事的写法。
  好啦,不再多想了,不必多说了,我要开始书写我和黛玉的故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