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2011年第2期 中篇小说--出尘记(一)东君  

2011-03-15 09:42: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尘记

                                         ——谨以此篇献给半溪先生 

                                                     东 君

   使徒彼德问耶稣:弟兄得罪我,饶恕他七次够不够?
   耶稣回答:不是七次,是七十七次。——《圣经》

    一
    话说从前,有个持刀的男子阔步走进我们村上的小酒馆。店堂内只有零星几个闲客,他们的目光与刀子对接上之后,便生出了几分骇惧。只有一个人,兀自坐着,没有拿目光迎接迅速逼近的刀刃。屋子里的光线有些昏暗,那张沉浸在阴影中的脸看上去如同一块沉寂的黑铁,有凉风从铁青色的下巴刮过。他在静静地酌酒,旁若无人。持刀的男子在他跟前止步,不说二话,就将刀子猛地插在桌板上。杯盘哐啷作响,酒水洒了一地。刀刃的一面有暗红色斑点,看不清是锈迹还是干结的血迹。刀柄是木制的,一段乌木上年月的深痕宛然在目。闲客们都欠身站到了一边,袖着手看热闹。酒馆的主人,也就是我的阿爷,把台上的利器与钝物一律收拾干净,然后躲在柜台后面,只露出半颗脑袋。阿爷自打上海回到乡下,就开了这家小酒馆。苦心经营,也算撑出了一个像样的门面。乡下闲人多,有事没事,就作兴来酒馆喝点酒。乡村的世俗生活是散淡的、喜乐的,又是多烦忧的。有了酒,人便可以忘形,忘记回家的路,忘记老婆的絮叨,说点酒话,也是无意为之的出格。但动刀子的事,从未有过。
    持刀的男子眉棱骨很高,脸部线条很硬,嘴唇绷得紧紧的,仿佛一直憋着一股气。他将刀子插在桌板上之后,十分冷静地坐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摊开,捋平。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行字,看样子像是戏文或鼓词里的生死状之类。坐在他对面的男子把那张纸拿起来,慢条斯理地撕掉。持刀的男子阴阴地冷笑一声,做了一个请对方出去的动作。他转身时并没有忘记拔出桌板上的刀子。坐着的男子霍地站起来,块头要比对方高大得多,两腿很沉稳地戳在地上。他向外移动时,木质地板发出了吱嘎声。外面的阳光十分亮白,清晰的树影把两条对峙的人影分开,他们各站一边。持刀者手中的一把刀借助阳光,更添几分杀气。但他迟迟没有出手,仿佛是在有意告诉人们:他必须在白天面对仇人,必须有阳光,必须给仇人以足够的时间用来系鞋带。站在他对面的男子手无寸铁,但有一双骨节粗大的手,仿佛一掌挥出去,便可以平息雷声。
    眼看一场厮杀就要发生了,河面上忽然扬起一声喝叫。大伙都寻声望去,看看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那人是坐载酒船来的,酒到人到,一个箭步登上了岸。来者是位瘦高个,戴眼镜,身穿一件的确良白衬衫,所到之处,若有淡淡的清风,这叫什么?叫仙气。大凡有仙气的人,都会让人敬畏。穿白衬衫的男子走到两条对峙的人影中间。
围观者也不晓得穿白衬衫的男子对他们说了些什么,持刀者忽然放下了刀,那个大块头也松开了拳头。穿白衬衫的男子拉着两个仇家的手,进了阿爷的小酒馆。三人坐下来,穿白衬衫的男子给他们各斟一碗黄酒。饮酒之际,他们脸上的暴戾之气缓缓消失了,淡隐于温和的酒气之中,仿佛有一种力量比圣贤之书更有功效,可以化杀气于无形。大块头站起来,抱拳说,这碗酒之后,上一代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以后我的仇家即便带刀来,我也要先杀一只鸡款待他。言罢,挥挥衣袖走了。
那个时节,阿爷还不知道这个穿白衬衫的男子究竟是谁,只是觉着此人来头不小,两下打过照面,就将他留下来喝茶闲话。阿爷问起此人的高姓大名时,围在边上的人都呵呵笑了起来,说阿爷真是孤陋寡闻,连竹庵先生这样的乡间名人都不识得。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家高逸民,人称竹庵先生。阿爷长年在外经商,只知其名,却没有打过照面。两人都是见过世面的,谈起话来兴味很浓。竹庵先生谈的都是既有些年头又有些来头的乡贤或本地神,譬如梅溪三高、譬如杨府爷、譬如陈十四娘与张三令公。谈到我们这一带的几个大姓,他也是如数家珍。他知道马家的郡望在哪里,王家的始迁祖是谁,谁跟谁是兄弟,谁跟谁又是连襟。谈话的兴头高了,阿爷就推杯换盏,给他斟了一杯茱萸酒。竹庵先生只是喝了一浅杯,脸上便有了酡色。但他即便喝酒,也能喝出茶趣来,一点也不闹,很是静定的样子。阿爷见了,连连赞叹,说他果然是带仙气的。
    这位带仙气的竹庵先生后来也就成了我的外公。

    ..... ...... ......

    全文请鉴《花城》2011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