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2011第6期 长篇小说——江州义门(二) 陈启文  

2011-12-07 15:45: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城》2011第6期 长篇小说——江州义门(二)  陈启文

    二 第九幅绘像
  一个道士的话,让真隐先生陈伯宣在他未来的岁月里反复回味而又悲欣交集,如果我们相信家谱的记载,这位真隐先生还将有漫长的时间要活。五百年家国啊,他可以看到一个开头。那又是怎样的一个开头呢?
  吉人自有天相。我们先要对另个人进行一次确认:陈旺,字天相,号野玉,被后世称为天相公。关于他生平的记载,有两个事实被确定下来,他是庐山隐士陈伯宣的长孙、大唐福州刺史陈檀的大公子。但一听这名字,陈旺,我怎么也觉得他不像是福州刺史的大公子,更像一个土财主的名字。这个名字竟然在后来被人们念叨了一千三百年,一直到现在还在念叨着,肯定还将被我们的后世一直念叨下去。但在大唐的天空下,此人绝对不是什么名人,这是一个在任何辞典和百科全书里都搜索不到的人物,披阅诸史,在历史的缝隙里也难觅他的蛛丝马迹。他的存在,只与我们的家族记忆有关,与今天活着的大约七千万义门陈氏子孙有关,我们都是他血缘传承的子孙。这甚至是一种源于天性的心理需求——闭上眼睛,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一千多年来徘徊不去的幽灵已纠缠了我很多年。
  此刻,我在凝视,请你跟着我一起翻开义门陈氏大成宗谱卷一的第一幅绘像,那是我们的人文源流始祖——舜帝像;翻过去,第二幅绘像,那是我们的得姓始祖、宛邱世系第一世——陈满公像;翻过去,第三幅,那是我们的显祖之一、宛邱世系第三十世、让“刘氏安枕,功高天下”的大汉名相——陈平公像;翻过去,第四幅,那是我们的又一个显祖、宛邱世系的最后一个始祖、第四十二世——陈翔公像;翻过去,第五幅,又是一个开端,历史从宛邱世系进入了颍川世系,宛邱世系第四十三世、颍川世系第一世——陈实公像;翻过去,第六幅,陈武帝霸先像;翻过去,第七幅,陈宜都王叔明公像;翻过去,第八幅,陈伯宣公像;翻过去,第九幅,停住,不要再翻了,凝视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就是他,吉人自有天相的陈旺,旺相公,江州义门陈氏七千万子孙后裔公认的开派始祖——陈旺公。看这形象,绝对不是一个土财主的形象,十足就是一副官相,头戴官帽,一身官服,怀抱象牙笏板,丹凤眼、狮子鼻、蛤蟆嘴,但见美髯飘拂,一副老而弥坚的样子,慈祥之中又让人生出几分敬畏。我的叙述,因为他的出现,才有了第一个主人公。
  山中岁月清冷,隐者的日子悠长。那个游方道士一去不返,这茅庐中一个婴儿的啼哭,渐渐被一个孩子一口一声地叫着爷爷的声音所取代。
  伯宣公向来话不多,但他的内心里无疑蓄满了做爷爷的喜悦。他对这个孙子的宠爱已超过了那只形影不离的黑豹。尽管伯宣公对朝廷的征召或坚辞,或婉谢,总是不肯就范,但他最终还是半推半就地接受了著作郎这样一个闲差,在新唐书百官志中,著作郎只是一个位列从五品的闲职,当着玩玩的,而他的两个儿子,此时都已是实权在握的正五品官刺史,陈檀为福州刺史,陈修为泉州刺史。但伯宣公对他们并不抱太大的指望,他最大的心愿还是放在他的长孙陈旺身上,五百年家国啊!
  要描述一个古典少年的成长有难度,并且很容易落入俗套,无非是些吟诗作对的老故事而已。而陈旺在诞生之日就有一个神仙般的道人预言过此子“既长卓异”,他必须卓异才能符合这个非凡的预言,他注定是一个非凡的少年。许多千百年来被反复讲述过的大同小异的神童故事,在这孩子身上于是都有了应验。三岁的孩子已经长出了饱满的天庭,跟着爷爷从偏旁部首开始练习小楷。五岁时又已地廓方圆,已能把一部《诗经》倒背如流。事实上,当孙子刚学会讲人话,伯宣公便开始教他背诵一些晋人的小诗,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如,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如此,等等。以伯宣公的心性,他最喜欢的自然还是陶渊明。但当这孩子忽然念到“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时,伯宣公忽然感到极度地恐惧起来。诗还是同一个人的诗,这同一个人的诗怎么就这样不同呢。这时伯宣公就会长久地看着他的孙子,越看越害怕。他那想要掐死这孩子的念头频频产生。但他一直未敢下手,不敢下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这孩子眼里时常会看到重瞳,而帝舜也是长着重瞳的,项羽也是长着重瞳的。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孙子能够像帝舜而不是力大无穷、杀人如麻的项羽。他这样想,这样安慰自己,如果他的孙儿能成为像先祖帝舜那样一个统驭天下的东方圣人,那还有什么说的呢。但每次他仔细一看,这孩子眼里的重瞳又没有了。这昙花一现的感觉才是叫伯宣公深感不安的。
  那道士说过:“五百年家国啊,先生只能看到一个开头,够了。”
  如果真有五百年家国,他也觉得够了,想我陈门身为有虞氏一族,帝舜之后,然则虽有帝舜那样统驭天下的一个辉煌的开端,在经历了帝舜的鼎盛时期后,后世却一直王气不振。数千年来,这个家族尽管英雄名臣辈辈不绝,但真正登极做过天子的,除了春秋战国年代的陈国、齐国这几个诸侯王,和陈涉这样一个未成正果的草头王,也就是陈霸先公开创的一个昙花一现的短命帝国——陈朝,而且是南朝半壁江山中版图最小的一个帝国,很快就被断送在那个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后主叔宝手中,真个是风流绝代啊。伯宣公是注《史记》的,还有谁比他更懂得历史呢,他知道,只要人类还在,这个陈叔宝就是咱们老陈家落下的一个千古笑柄。而只要一想到这些前尘往事,伯宣公时常会陷入长时间聚精会神的冥思。作为大陈帝国覆灭之后的王室后裔,陈氏家族能够在杀人不眨眼的隋炀帝杨广统治的时代幸存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说到底,这完全是出于咱们陈家人本能的谨慎和谦卑。现在,咱们又正经历着武周篡位的血雨腥风,虽说伯宣公对“朝廷屡征不就”,但绝对不敢对现实政权有丝毫挑战,更不敢去做什么五百年的家国梦,那是把陈氏子孙又一次送上断头台和万人坑啊。每每想到这里,我祖伯宣公已经在大声地喘着粗气,然后对他五岁的孙子猛喝一声:“什么猛志固常在,狗屁!听着,以后这诗再也不准念了!”
  在他心里,采菊东篱下还是最佳的选择,刑天舞干戚实在太危险。
  一个慈祥的祖父突然变得这样粗暴,让三岁的陈旺总是吃惊地看着爷爷,他眼里的重瞳这时便忽然再现。他眼里竟然出现了两个伯宣公,一个慈祥平和,一个焦虑恐惧。这种重叠的影像,在他眼里其实已出现多次了,他不知道哪一个更真实。到五岁时,对爷爷的色厉内荏的发作陈旺已经一点儿也不害怕了。这样的情景他经历得多了。这时候,他看着爷爷,眼神里甚至有一种怜悯的意味。一个才五岁的孩子啊,他就成了唯一懂得这位隐士的人。而这也正是让一个真隐先生忍无可忍的。
  终于,在某个不确定的日子,陈旺被他的父亲、福州刺史陈檀接走了。
  老隐士陈伯宣的手在颤抖,但他自己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那只叫黑豹的狗也跟着儿子、孙子一起走了。那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日子,我们只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

        ......

    全文请鉴《花城》2011第4期。

     责任编辑 杜小烨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