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2011第1期--桃花劫(组诗)翟永明  

2011-01-13 09:17: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劫(组诗)翟永明

一、桃花劫
——2009国家大剧院夏季演出季《1699·桃花扇》

国家大剧院在黄昏中
像半轮落日  落到长安街
好似为它加冕
微雨中的穹顶上
黑雨白珠跳舞般飞来
远方的雷电在近处闪
微雨中的玉环
落满了灰色、银色、黑色的蝙蝠
微雨中
挂着一对一对的人向我走来
微雨中的伞  像粉蝙蝠
挂着我滴滴答答地向前

 

有人赠西方的票,我来看前清的戏

 

“看李香君移步南京旧院
看阉党余孽暗送妆奁
看桃花扇底送南朝
看田沁鑫把昆曲按国家级别排演

 

文学大师余光中任顾问
韩国国师孙振策任顾问
昆曲大师张继青任顾问”

“康熙皇帝从梦中跃起  也想任顾问”

 

200套戏服  上千名绣娘
四位李香君  四名侯方域
流失两百年  投资400万
今天改朝换代  琴瑟笙管退后
换作交响乐一片

 

1699的桃花扇
从墙头升起  升成一个巨大的拱形
如新人之装
作为舞台装置发红
如奸臣之脸
作为古典道具发青
如头顶之光
作为爱情表记发紫

 

桃花  作为一个中国元素
说明了有风流事要发生
人们喜欢画它  写它  看它
你们怎能只给我桃枝而不给绽放?
你们怎能只给我汁液而不让结子?
爱情必然是此中粘液

 

生于1699年  桃花却充满了别的含义:
二十四桥的浩气
在每一个黑夜躬身退去
催生了二十四轮赴水明月
那是一个伤心惨目的时代呵:
降旗出关口  江山易主  桃花零落;
二十四的数字  分裂出多少个家园
每个家园都有一轮落日
坠地而成黑暗

 

国家还是桃花?
祖宗还是禅宗?
赴水还是赴任?
这么多的障眼法
你总得选择一样
活在17世纪  与活在今天
活得同样尴尬
我们怎能只给你盛唐而不给你晚明?
我们怎能只给你风流而不给你唏嘘?
政治必然是重中之重

 

脱稿于1699
意味着每个人都是一段传奇
每个人胸中的桃花
必须染成整体
成就帝国和邦邑
公子多情
桃花多情 历史霸业皆多情

 

观者须定神敛气
听四十二折绝调词
栉比鳞次的诗句
筛数清楚的人物
像沙漏也漏得仔细

 

散戏后  与李陀刘禾坐地铁
至东直门,百家粥店
斜风细雨中
“国家意识”的谈话声和手机彩铃声
响成一片


二、哀书生
               ——因绝调词哀书生而忆冯喆      

整个种族是一个诗人
               写下关于命运的古怪命题——斯蒂文斯

 

活在1699年  你就是一介书生
风流倜傥美人缘
活在1969年  你就是一个罪人
披发散衣  掩面低首
密封在一套古老戏装
被批斗  被游街
被角色演绎你
成为你演绎过的角色

 

那一晚  彻夜未眠因为
在电影之外见到你
那一晚  彻夜未眠因为
你形容枯槁面如死灰
那一晚  彻夜未眠因为
你是牛鬼蛇神  万人唾弃

 

你就是一介书生附体  不问世事
世事有如桃花  夺目般开放
椎心式零落  桃花
随季节粹然而丽  世事
随念头翕然而移
香扇打开来就是美人花
合拢来便要了你的命

 

你就是一介书生  无论古今
且吟且睨且歌行
你就是一介书生  书生命
你就是起事事不成  造反反被造的那个
你就是坑儒时第一个该灭
青眼白眼最宜分的人

 

你鸡鸣晨起
悬梁后还要椎骨
披星戴月去赶考的书生
谢天谢地  本朝书生
命运胜过他们  虽然
那颗为读书而生的人头
依然悬着  为父母为老师
为名校为名校的升学率
几千年的赶考  今天还在赶
你是那个头发被拎着
去领取北大入学通知书的本朝书生?
你是一介书生  过去是
现在仍然是
你站错了队  再也站不回来
你死得空如箜篌  轻如鸿毛

 

桃花已乱开了好几个世纪
书生泪也被吹干了几百年
你还是那个一日不作诗
全天不快乐的人?
任你暮磬石磬平淡磬
也敲不醒桃花扇底的南朝
那个被渔樵话了又话的短命王朝
然者  你仍要作万古愁人
元气大伤的那一类?

 

大风吹  人头落
书生就是书生  你再活一百年
还是遭天谴的人
无论古今
都有这死得不值死无居所的人
因鸣镝而知天下亡
因叶落而溅起无边泪水
要你的命就是要冰山的
夺你的魂就是夺文章的
谴你的心就是谴人心的
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
如今付与谁?
谁是轻柔扇底风?杀人风?
要吹就吹整整半个世纪吧
大风吹  书生毙

 

活在1699年  易碎的是人心  是王朝
活在1969年  俯首的是书生  是狷狂
你不再是壁上图  书上影  剧中人
你仅仅是一个牛鬼蛇神  万人唾弃
桃花扇底魂归西

 

注:冯喆,著名电影演员,曾任《桃花扇》、《羊城暗哨》主角。“文革”期间被批斗致死。作者少时曾于成都八宝街电影院门口目睹其被批斗经过,冯喆被迫身穿《桃花扇》中戏服,手执绘有桃花和美女蛇的折扇,任人唾骂。


三、游湖记

 

生于17世纪 男人无所作为
女人则撕破妆奁

 

丝竹齐鸣  游船如织
小姐和她年轻的寄母
并肩数江上的灯火

“母亲  你来看
湖面上水的笑脸犹在
风过处水深已如漆黑之砚”

 

游船如织  竟不觉山河行将破碎
母亲与女儿锦声  锦绣夜色
也不问江山社稷
只锦绣给红尘男女们看

 

晶亮亮的湖面打出文人骚客的旗号
晶亮  犹如整片的玻璃
沉入水底  犹如玉

 

“母亲你来看
苏小的油壁
岸边  巷西  往东去”

 

她的脖颈高雅  沉默如石
她的妆容透亮  轮廓从侧面看
更加立体  舞台两侧
坐在贵宾席上
跑龙套的尽皆贵人

花万元消费  他们得以
近睹天人

 

无奈呵无奈  香君身心
都拱了起来  跷跋呵跷跋
重些再重些吧  让看客定神敛气

 

“母亲你来看
水榭上有人唱鼓词
拍醒木说介:
远望西秦有天子气”

 

妆楼临水  竟不顾
王气已然暗伤
母亲与女儿噤声
完全的裸妆  幼细的粉质
轻轻飘落在舞台  她使用的是
10号杏仁色  亚光的妆效

 

活在17世纪男人还在物色名
女人则偶写墨兰

 

“母亲  你来看
战船颠覆  火焰冲天
满江都是击柝声”

 

黑漆漆的湖面突然闪亮
兵刀战戟的声响  划破寂静
一时间都是高科技的混响
制造亡国的水陆道场

 

铿锵作响的历史
尘土呼喊的前生
朝我们的座位聚集过来
一种寒冷入肺的感觉
将我的脏腑重重地撞击
身上的电流,头上的发丝
是否与光线与色彩
重复  也与空中落下来的尘埃
重复?

今天晚上  龙升潭底
虎出林中
胡琴有胡琴气息
笛子有笛子灵魂
什么声音在召唤我?
既非恶意、也非虚构
——这是视觉、听觉与触觉
混合传递的不规则讯号

 

这就是戏剧的布局不传而传
这也是灵魂的布局不容而容
我们将从中获得短暂的力量
或是从中获得确定的历史感?


         四、镭射秀


镭射光束一定比世人
更了解眼睛虹膜  电脑屏幕
以及人与战争的精确度
不然漫天的广告不会为你而落下如雨

 

镭射也是一门学科  是我的专攻术业
在黑板上  在教室里
化身为一道一道公式
化身为一长串毫无色彩的蟹行文字
偷走我的青春
偷走秋波流淌的目光
偷走蜿蜒爬行的时间

 

“镭射是通过受激发射光……
两个互相平行的反射镜……”
白色粉尘混杂着黑板板擦的气味
多么枯燥的术语  但是
由它产生的光曾经照亮月球
多么高级的光  爱因斯坦
解释了它  多么任性的名字
御光而行  日行多少光年?
进行第几类接触?
这个叫“镭射”的浪子

 

眼下,舞台灯光师
正用它营造  长江一线
孤城一片  “不信这舆图换稿”

 

这是镭射的“桃花扇”  不是纸上的
也不是嘴上的  信不信
这江山也都换成互联网的
这舞台  也换成高科技
信不信  这头顶也盛满大片流水
这流水  也换为自循环
信或是不信  巨大的玻璃之城
也通体透明如蛋壳
庞大如海神宫

 

国家大剧院的浩瀚天空下
站着孤零零的李香君
莲步生风  她怎么跑也跑不圆
800平米的舞台
镭射光束追着她  犹如
40集的剧本容量  追着词牌缀成的女人
4个李香君
也喘不过一口前清的气

 

镭射专业让我知道:
它无所不在
坐在前排  我知道
那些不同频率的光在舞台上
有时同步  有时收敛
端看香君与侯公子
台步的变化  摇晃她的珠翠
或是他的折扇
镭射舞蹁跹

 

除了这个
镭射专业让我知道
激光革命意义非凡
——因为人类已经疲惫
因为疾病不断衍生
因为地球已然空虚
因为“圣婴”再次出现


注:1、“看李香君移步南京旧院......
昆曲大师张继青任顾问”此九句皆为演出节目单上的介绍词。 

    2、冯喆,著名电影演员,曾任《桃花扇》、《羊城暗哨》主角。“文革”期间被批斗致死。作者少时曾于成都八宝街电影院门口目睹其被批斗经过,冯喆被迫身穿《桃花扇》中戏服,手执绘有桃花和美女蛇的折扇,任人唾骂。

     3、跑龙套的尽皆贵人  报载:江苏某昆剧团上演《桃花扇》时,开出重金VIP票,购票者可上台客串龙套。

    4、“不信这舆图换稿”选自孔尚任《桃花扇》唱词。

    5、“圣婴”,即厄尔尼诺现象。近年来圣婴现象频发,致全球气候异常。

责任编辑  朱燕玲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