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秦巴子长篇《身体课》(六)  

2010-08-17 11:15: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鼻子的美学


   “鼻者面之山。”
                                             ——曾国藩《冰鉴》

   “要是克丽奥佩特拉的鼻子长得短一些,整个世界的历史就不得不重写。”
                                             ——帕斯卡《思想录》

  著名的书信体随笔作家曾国藩,对面相之术素有研究,并且专门写了一本书叫做《冰鉴》。关于鼻子,他是这么说的:“鼻者面之山,不高则不灵。”“鹰鼻动便食人”。他的意思是,鼻子就像是支撑人的脸面的高山,鼻梁如果不够高,准头如果不够圆,脸上就显不出灵俊之气。如果人的鼻尖下垂成钩状,就像老鹰的嘴,就会有暴力倾向,喜欢伤害人。可见这位曾先生是喜欢高鼻梁,讨厌鹰钩鼻子的。
  虽然曾先生非常推崇大鼻子,但是人如果长了一个像《大鼻子情圣》中希哈诺那样硕大无比的鼻子,就还是会遭人耻笑闹出麻烦的。所以,鼻子之大,也还是要有个限度的。也许是因为东方人的鼻子普遍的比较小,所以才会对大鼻子赞赏有加,正所谓缺什么想什么。而在西方人那里,大鼻子似乎并未被怎么强调或者加以美誉,相反的例子倒是说,大鼻子的人会有一些诡异的野心。米兰·昆德拉写过一个名叫斯克雷塔的长着大鼻子的家伙。斯克雷塔是个大夫,在一个小城里开了一家诊所。那小城是个温泉疗养胜地,洗温泉可以治病,所以小城里经常住着一些因各种疾病而来疗养的人。斯克雷塔大夫负责给他们做检查、下诊断、提建议。大夫的另一个美誉是他能够给不孕不育的女性解决困扰,经斯克雷塔治疗的妇女,大部分都生下了孩子。而这些孩子都长着斯克雷塔式的大鼻子,那是斯克雷塔的封印。终于有了孩子的夫妻对斯克雷塔大夫感激不尽,并且对他高超的医术赞不绝口。而斯克雷塔大夫看到那些满地跑的打着他的大鼻子封印的孩子,更是暗自窃喜,他想像着,如果这个国家里有几千几万个打着大鼻子封印的孩子,看上去将会非常壮观,他觉得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小说家黄建国先生也是个对鼻子有着浓厚兴趣的人。他说,鼻子在人脸的中心部位,位置非常显赫,但通常因为没有特色被人们轻易地忽视掉了,因为它在那里,所以人的脸还显得正常,并不觉得少什么东西。但是一旦鼻子不在了,那张脸就立即空洞的怪异起来了。而如果某个人长了一个非常有特点的鼻子,你想像一下,那该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情。黄作家说着,自己都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我觉得他一定是想到了某人的鼻子。果然,黄作家接着说了,譬如像一坨屎一样的鼻子,譬如长满了红斑的酒糟鼻子,譬如能挂个衣服上去的鹰钩鼻子,譬如长歪了的鼻子,大鼻子,小鼻子,红鼻子,鼓鼻子,塌鼻子,小丑那缀了彩球的鼻子,等等。当时我正在跟黄建国谈我这部小说的想法,他吃惊地看着我,很强调地重复着,怎么能不写鼻子呢?写人,写身体,怎么能不写鼻子呢?一定要写鼻子,一定要写。他做了果断的手势,而且要单列一章来写。
  现在关于鼻子的这一章,原本不在我的计划中,它的出现,完全是因为听了小说家黄建国的强烈建议。所以我得认真地想一下小说中人物的鼻子问题,谁的鼻子长什么样子,有什么特点,发生过什么故事。如果把整部小说看作一张脸的话,现在,这一章真的像个鼻子式的突起一样,长在这本小说的脸上了。我希望它不是小丑的鼻子,不要给读者造成是后来才安上去的那种感觉。

  在认真而又慎重地考虑了朋友的建议之后,我开始检视我的主人公们的鼻子了。首先是康美丽,在反复回忆了和她的交往之后,我觉得似乎对她的鼻子毫无印象。康美丽算得上是传统意义上的标准美人,但她的漂亮、美丽、性感、迷人等等与女性之美有关的印象,更多的来自眼睛、眉毛、脸形、嘴唇、身材以及她的情态与风致,却唯独没有鼻子。仔细回忆起来,好像她的鼻子就是那种不高不低不大不小鼻梁适中没有特点的样子,所以很难给人留下印象。林解放的鼻子给人的感觉也只是稍大些而已,那也只是鼻梁两个侧面稍稍隆起一些,但因为和脸部连接的非常流畅,不显得鼻子很大,所以也算不上有特点的鼻子。陶纯我并没有见过,从搜集到的有限的资料照片看,在那张脸上,鼻子也没有被突显出来。林茵继承了父亲林解放的鼻子,鼻梁侧面稍高了些,放在那张酷似康美丽的脸上,整个脸就没有母亲康美丽那么柔和了,也就是说,看上去有点厉害。一个看上去有点厉害的美女,正适合她做记者这个职业。冯六六的鼻子算有点特点了,但也只是鼻翼的曲线比常人略为曲折,而他的鼻子带给人的印象却并不在鼻子,而是他的浓郁的鼻毛,黑黑地笼罩在鼻孔里面,加上他说话带有轻微的鼻音,总让人感觉他的鼻子不是很通畅。还有一个人物我在电视里见过,就是广告模特郝媛。郝媛的鼻子,鼻尖微翘,使那张脸显得有点调皮同时也生动了许多,不像电视里其他的模特,给人的感觉一律冷艳,就是那种时髦的叫做“酷”的东西。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小翘鼻子,让她有了一点点异域女孩子的感觉,也才引了林解放的注意。至于我的其他人物的鼻子,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有特点,所以连我也对他们的鼻子印象模糊。
  不过,以我的个人观点,一个平庸而又平常得毫无特点的鼻子,放在脸上才是美的。人的面孔乃至人体之美,最主要的在于和谐而不是强调某一部位是否合乎标准。一个毫不张扬的、兢兢业业的、默默无闻的、甘于奉献的鼻子,一个懂得顾全大局、维护集体荣誉的鼻子,就像一个吃苦耐劳的好员工一样值得尊敬。而一个有特点,或者,有缺陷的鼻子,经常会喧宾夺主地从脸上跳出来,这种太喜欢表现自己的鼻子,常常就是脸部和谐局面的破坏者。这样的鼻子,因其调皮捣蛋,就要被漫画家捉了去,经过放肆的夸张,然后弄到纸上。当然,这样的鼻子可以帮助它的主人出名,吸引眼球,可以称之为“鼻子的丑闻式轰动”。我和我的人物康美丽、林解放都记得,20世纪60年代最后那两三年,我们经常在大字报、传单甚至报纸上,看到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恶意夸大了的鼻子,鼻头很不堪地被点上了一些红斑,说是酒糟鼻子之故。但我那时候觉得很不理解,在那之前,刘主席的标准像到处都看得到,我见过很多,除了鼻子略大之外,刘主席并不是那种被漫画丑化的酒糟鼻。可见作为政治人物,或者知名人士,而且长有一个有些特点的鼻子,就会有一个很大的风险,那就是被漫画化。而据我的观察,漫画家们尤其喜欢对被画者的鼻子进行夸张,一般而言,夸张鼻子是漫画家们的首选。分析其中原因,一方面是因为鼻子夸张起来不容易令原本的那张脸失真,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夸张鼻子,脸还是那张脸,但却更有特点而且更像原来那张脸了,这是对鼻子进行夸张的奇妙效果。另一方面则在鼻子本身,一个有特点的鼻子,会自己按捺不住地从整个脸上跳出来,想要忽视它都不可能;一个太有特点的鼻子,会让别人只记住鼻子而忽略了那张脸是什么样子。
  幸好,陶纯心中的美神长着一只没有什么突出特点的鼻子,避免了被漫画化的危险,也不至于因为鼻子太有特点而伤害到她的美。但这同时却也成了造型艺术家的难题,一个没有什么突出特点的鼻子,是如何表现她的美丽的呢?陶纯在塑造他的心中美神时也颇费踌躇。在那之前,陶纯曾经塑造过各种各样的鼻子,在他工作室的架子上,有整整一层鼻子作品,它们大小不一,形态各异,但是他心中最美的身体,她的鼻子应该是什么样子呢?他反复地回忆起那个夜晚所看到的精灵般的少女,她的鼻子是什么样子,但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那天下午,远远站在人群之后的那个少女,他注意到她的时候,当她脸色羞红现出些慌乱的瞬间,他隐约记得,她的鼻翼似乎是在翕张着,有种跳动的感觉,如同身体的开合。那是一种动态的美,似乎在捕捉什么,又似乎在表达着什么。正是在激情和对激情的压抑之间,陶纯找到了那种淳美的表达。在常态中总是安静的鼻子,当它有了动态的时候,就活起来了生动起来了。这让康美丽在三十多年之后看到雕像时,仍然能够回忆起遥远的1967年那个下午在自己身体上发生的事情,并且惊叹鼻子的美学竟也如此神奇。

  鼻子长在人的脸上,除了具有表现性的美学意义,更重要的则在于它的功能性,鼻子可以觉察并分辨出大约四千多种不同的气味,这种主动性的嗅觉,我们可以称之为鼻子的功能性美学。一个偷情的男人如果以为自己可以做得天衣无缝人不知鬼不觉,那就大错特错了。在这件事情上,女人称得上是一个先知,除了她天生的直觉和对情感的敏感之外,鼻子是一个非常特别的超级探测器,心理学家和神经学家的研究表明,最迅速最可靠的产生情感反应的方式是嗅觉,它能从气味中分辨出最细小最微弱的变化。所以,妻子从偷情的丈夫身上嗅出其他女人的味道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即便这男人回家之前洗了十遍澡也无济于事。当然,要确知丈夫是否偷情,还需要辅之于其他手段,但那也并不难。而另一个重要的证据,女人是无须调查就可以获得的。不同的女人会有不同的性习惯和性方式,有了外遇的男人,无论如何小心,都会在和妻子同床的时候,泄露出因为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而发生的细微变化。
  康美丽凭借她的嗅觉,早就知道林解放和其他女人有来往,但是她从来没有说破过,除了那次在林解放书房里的失控性的发作。但在那次吵架之前和之后,她从未提过或者暗示过什么,所以林解放只当是她在失控状态中的一次口误,并不认为是她察觉到了什么。康美丽是非常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说破就意味着伤害,而她也懒得处心积虑地搜集证据,以证明丈夫的不忠。事业成功地位显赫的男人,被轻浮的女人追逐,在她看来是可以理解的,她不想仅凭气味就横生事端。而林解放也并没有闹出过什么风风雨雨的绯闻事件,林解放觉得,不让妻子察觉到,才是对她的尊重,这大概是大多数有外遇的男人的共同心理。况且,从情感方面,他并不觉得自己背叛了妻子,和其他女人的关系,只是一时的性的喜欢,并不构成感情关系。或者,我们可以做这样的理解,那是集中于某个女人的买春行为。对模特郝媛只是一种趣味性的性喜好,而和大学教师刘苗苗的关系,则是朋友加性友谊,除此之外,林解放再无劣迹。客观地看,林解放对康美丽在感情上并没有想要背叛的愿望,也没有背叛的心理感觉,他是把性和感情刻意地分开来的,他把自己与刘苗苗和郝媛的关系定义得很清楚,也处理得很明白,他不愿意因为这些事情伤害到近三十年的夫妻关系。
  下午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林解放脑子里就一直被这样的问题缠绕着,因为妻子的异常表现让他摸不着头脑。在排除了其他各种可能的原因之后,他唯一的担心,就是她知道了他和别的女人的性关系。但是令他头疼的是他无法确定,但又不能直接去问,他只能等待她自己说出原因。找不到头绪的等待是一种煎熬,无论是企业还是家庭,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林解放,忽然觉得有些无力。
  他这会儿既不想去公司,也不想约他的生意场或者官场的朋友。他开着他的宝马车,漫无目的地走着,不一会儿就出了城,来到了郊外。路边一掠而过的景致,让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在去往郝媛居住的那个小区的路上,他的握着方向盘的手,鬼使神差地竟然把他引上了这个方向。
  林解放注意到模特郝媛,就是因为她那微微翘起的俏皮的鼻子。那鼻子让她的脸变得生动可爱,看着她的时候,他有一种非常放肆的轻松感。那次是集团下面的公司请她拍形象广告,看那片子的小样的时候,郝媛也在。结束的时候,郝媛娇嗔地说:“我想坐坐林总的宝马车。”那样子像个天真好奇的孩子,毫不做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轻松愉快的,郝媛的天真可爱,调皮娇嗔,没心没肺,总是能令林解放感到放松。有时候他会捏捏她的小翘鼻子说,小丫头你真是个开心宝贝。
  在林解放看来,和郝媛在一起的时候,是他最惬意的娱乐时间,甚至他觉得主要并不是性活动,而是一种调节他的工作节奏和不良情绪的娱乐活动。但是他现在似乎并没有想要娱乐的心情,他现在只是想找人说话,头脑简单的郝媛并不适合他此刻的心情。于是他给刘苗苗打了电话,约她出来聊天。和刘苗苗除了性友谊之外,她算得上是他的一个可以交流的朋友。这个知识丰富,思维敏捷,兼备知性与感性的大学教师,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也许可以和他谈谈妻子的异常表现?林解放觉得,从女性的角度,刘苗苗或许能提供点什么参考性的分析。

 

(未完,全文请看《花城》杂志2010年第4期)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