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朱燕玲:我为什么要编《知青变形记》  

2010-04-27 10: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们:

    作为《知青变形记》的责任编辑,我代表花城出版社感谢大家光临今晚的聚会!感谢大家在今天过度膨胀的出版活动中、在浩如烟海的出版物中,给予一本既不实用也不煽情、既不符合主流话语也不讨好非主流意识、既未参与宏大话题也未涉及当下民生的、貌似平淡无奇的书,给予特别的关注!我知道,今天是书博会的开幕日,全国的出版社云集蓉城,各位能拨冗参加我们的聚会,一定有某种心灵上的认同。

    那么,我为什么要编这样一本书?在今天喧嚣嘈杂、势利功利的图书市场,花城出版社为什么要做一件看似寂寞和冒险的事情?

    让我借今天这个温暖相知的轻松场合,首先说说我和韩东的交往,一个编辑和一个作者的交往,以及他们共同的成长。

    作为一个南京人,我和韩东的交往已经超过20年。我想了一下,以我漫长的从业经历,在我所有长时间交往而又关系较近的作家当中,和韩东的交往几乎是最淡的,真正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真的很淡,淡到平时几乎没有问候。但又真的不断。多年以来,我在远离家乡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一个家乡作家由诗人向小说家的缓慢转身,并参与了其中大部分的步骤。先是中短篇小说,后是长篇,韩东最重要的中短篇以及迄今为止四部长篇中的三部,均在《花城》杂志发表。他的第一部长篇《扎根》就赢得了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小说家奖,而这部新作《知青变形记》,则更使我坚信,韩东已经真正完成了转型,给了我们一个优秀小说家的出色亮相。

    长期以来,韩东坚持体制外写作,纯粹以稿费为生。他不但与喧闹的文坛始终保持一定距离,远离可能的羁绊,更难得的是,他同时也并未向浮躁庸俗的市场妥协。低调,清醒,敬业,对文字保有敬畏之心,坚持思考,坚守立场。我敬重这样的姿态,这种自尊使我感到,他与真正的“作家”称号更为接近。对此,花城出版社社长肖建国先生及全体社领导,亦都一致认同,并认为应予以支持。这样的想法,成为我们签下韩东三部长篇,并以此作为广东省出版集团整个原创小说计划开端的重要原因之一。

    韩东不仅是一个坚韧安静的写作者,还是青年作者的无私推荐人。每次回宁,我和韩东总会见上一两面,总是在饭桌上,总是会有一些新面孔。许多南京的青年作家,就这样从韩东之手传递到了我手,我把他们接到我们的园地——《花城》杂志,给他们力所能及的鼓励,使他们蓄积锐气,走向更广阔的前景。比如朱文,比如魏微。编辑和作家,从来是一对互助的关系,在此,我要向韩东说一声感谢!感谢他为我们的杂志输送新鲜血液。

再回到《知青变形记》这本书。关于它的优秀,它的意义,我曾写了一篇小文介绍,不少热心的读者看了这篇首发在《花城》杂志上的小说,也已写出热情洋溢的书评,著名作家马原,更是抑制不住激动,给予了极高的赞誉,它当然就是我们出版这本书的最根本原因。相信读到这本书的人,最终都会感谢一本书充实了他们一生中宝贵的几小时。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将再次回到他们的青春时代,勾起如烟往事;而年轻的读者,将从一个这代人难以理解的荒谬故事中,体味到人生的深意——对此,我不再赘述,等待读者们更多自发的评判。我倒是想在此补充说一些文本之外的话——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是我们60年历史中不可回避的重大事件,其涉及时间之长、涉及人员之众,可谓空前绝后。不算早期局部的支边(如上海知青进疆),仅算大规模的中学毕业生上山下乡运动,从1968年底到1980年初,据不准确的统计,约有1700多万人参加。也就是说近2000万人的命运,在20岁不到的最鲜活的青春岁月,被一只巨大无形的手强行扭转、从此改变,这个巨大的人为事件,虽在我们灾难深重的民族历史中算不上悲惨,却因为它浓烈的政治色彩、它的波澜壮阔、它强烈的青春味道,当称得上悲壮,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如果我们再从人道主义的角度、从2000万个生命个体的角度看,我们看到,这些天真孩子的清纯梦想,在蒙蔽中被无情调戏,伴随他们大多数人一生甚至他们下一代的噩梦和挣扎从此开始——这是一个国家对个人最深切的干预和影响。

    我们不应该漠视这些鲜活的生命组成的过去,就像我们同样不应该忘记所有的历史,无论辉煌或惨痛,因为我们不应该忘记来路。一个健忘的民族是可耻的,是无法进步的。拒绝回望过去的人,怎么会有美好的未来?丢弃历史的真相,真理也将被高悬搁置。

    朋友们,今天,在看似日益丰盛的物质世界里,为什么们我们会越来越贫瘠?为什么我们会越来越迷茫?为什么我们只能在越来越高耸的大厦阴影下卑微地活着?在越来越豪华的金钱派对里卑贱地爱着?因为我们对来路无知也对前途狐疑,唯剩当下和此刻。我们的心灵无处安放。所以我想,在这样慌乱匆忙、充满有意无意的遗忘和遮蔽的时代,一个负责任的写作者,尤应安静其心,独立深思,寻找真正有良知的声音和温柔敦厚的指引,收集真实的泪水和笑脸,做一个历史的讲述者,记忆的拾缀者,现实的记录者,后代或将从我们诚实的叙述中找到他们的通往幸福之路。而在现在这样的时刻,作为一个出版人,我们的责任,就是协助我们期待的作品问世。我们等待着。

 

                                                                 2010年4月24日韩东新书发布会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