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长篇小说:狠如羊(一)  

2009-09-29 10:19:43|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狠如羊

 

                       作者:阿宁

 

                   1
  午后阳光毒辣。陈冰溪一手拎着手包,一手拿着报纸上了8路车。手包是革的,便宜,样式却好看,报纸是一张小报,正好拿来当扇子。车上有几个空座,她拣离门近的一个坐了。
  一坐稳了便开始恨李凡。
  他们是一种很淡的关系。越来越冷。听说他现在有了别的女人,陈冰溪装不知。这是她知道后第一次到他家,拍门的声音很大,有些像砸。屋里好半天没动静。她知道他在,又用脚踢了两下,里面响起懒洋洋的声音。
  谁呀?
  陈冰溪不说话。
  门开了一个小缝儿。陈冰溪一挤就开大了。李凡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他说:你还来我这里呀?稀客,稀客。
  陈冰溪径自往里面走。屋里很乱,像是很久没人收拾过。昨晚吃剩的饭菜在茶几上放着,脱下的臭袜子搁在吃剩的馒头旁边。卧室的门都开着,一间散发出隔夜的人体味儿,另一间好些。陈冰溪走进一间,眼神却往另一间瞟,她认定屋里没人。十有八九是夜里在过,凌晨又走了。陈冰溪有一段曾经这么做过,夜里看着孩子睡了,骑着自行车奔过来,天快亮时再返回自己家。那一段她鬼迷心窍了。
  有时她会想起死去的丈夫,清清瘦瘦的、一直郁郁寡欢,每天在家里只是读书写作,很少理睬她。他好像从小到大没高兴过,至少是他们结婚后没高兴过,其实是这性格害了他,立业六岁他得癌症,扔下娘儿俩走了。
  相比之下,倒是李凡的样子清楚得多,虽然她不太喜欢这个男人,却摸得着,够得到。哪怕是讨厌,总也一清二楚。
  也有人给她介绍,陈冰溪见过几个,比来比去,不但比不上死去的丈夫,连李凡也比不上。李凡坏坏的样子都在外面,那些人却像一杯温吞水,不凉不热的没意思。
  看她不高兴,李凡没敢往前凑,只是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陈冰溪便把那张报纸摔在李凡脸上。
  李凡说:怎么了?
  你看一看。
  李凡拿起报纸,这是一张广告小报,介绍一种叫“狠如羊”的男性药物。通篇讲“狠如羊胶囊”如何如何有效。李凡没看出问题。
  陈冰溪认定李凡装蒜。她说:李凡你卑鄙不卑鄙,你想挣钱想疯了?想挣钱你凭知识,凭能力,实在不行你凭力气。一个大男人怎么不能挣钱,用这种下三烂的办法。
  李凡让她骂得莫名其妙。说:我怎么了?
  你装什么蒜,你看一看。
  李凡以为陈冰溪怪他把他俩的事登了上去。他也吃过狠如羊胶囊,公司里人互相开玩笑,说试一试效果。正好陈冰溪去找他,李凡当然不放过试验机会。事后陈冰溪说:你吃了疯猫肉了?李凡带着炫耀说了这个胶囊。陈冰溪说:你找一只疯猫吃了,也一样。
  这事他在公司里说过,便怀疑公司里人恶作剧给登了上去,他通篇上上下下找自己的名字,没有。后来又找陈冰溪的名字,也没有发现。
  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儿说,他虽然年届七旬,对老伴儿仍然有异样的感觉,无奈总是力不从心,是狠如羊胶囊让他重新焕发了青春,觉得又回到了初婚的年代。一个四十五岁的男士说,他在公司里担任领导职务,每天心力交瘁,回到家倒头就睡,时间一长妻子心生怨气。他想满足妻子,身体却实在不能做主。勉强试过,不但唤不回妻子的温馨,反而招得妻子更加怨恨。吃了狠如羊胶囊,他一下子找到了男人的感觉,现在他的家庭非常和美,夫妻俩就像刚结婚一样。
  这样的事例有二十几个,密密麻麻地登了一大版。李凡没有在上面找到自己的名字,也没有找到陈冰溪的,他举着报纸,问: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我问你,这个“狠如羊”胶囊的报纸是你们编的吧?
  李凡说:不,是总部编的。
  陈冰溪说:那也是你们提供的资料。你们太卑鄙了。
  陈冰溪狠狠地点着报纸。李凡仔细看,终于看出了名堂。那是一张不太清楚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忧郁地朝他看着,好像是在恨他。
  狠如羊这个词不好理解,羊不是温顺的动物吗?看了照片就懂了,那是骨子里的狠。每次到陈冰溪家,李凡都看见这男人在镜框里怪模怪样地看他。李凡有些怕,跟陈冰溪要求把这张照片拿下来。陈冰溪瞪了他一眼。
  不管李凡对她多好,陈冰溪都只认定照片上才是丈夫,李凡什么也不是。她对李凡是满意的,内心里却看不起,照片上的男人没给她带来任何幸福,她却看得高高在上。她不能爱跟她平等的男人。如果丈夫不比她高大,她也要举起来,举到头顶上,然后再爱。
  现在这张照片到了小报上,她当然不能容忍。
  患者王某某,身患前列腺疾病五年,尿频,尿少,尿不净。半夜里常常被尿憋醒,跑到厕所却尿不出来。更严重的是性生活质量下降,连三十秒都达不到,甚至还出现不举。因为他的原因,爱人身患多种妇科疾病,面黄肌瘦,精神不振。两口子几次说到离婚,因为有孩子才下不了决心。自从服用了狠如羊胶囊,一个疗程就治好了阳痿,两个疗程治好了早泄。三个疗程把前列腺疾病彻底根除了。现在一次行房可达四十分钟,爱人戏称他吃了疯猫肉。现在两个人日子过得十分和美。
  照片上的男人正是陈冰溪的丈夫。
  陈冰溪流着泪说:李凡,你这么糟踏一个死人有意思吗?他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他碍着你什么了?
  李凡愕然。照片的确不是他拿去登的。
  陈冰溪不相信:照片一直在墙上挂着,难道会自己飞出去?家里只有你来过,不是你是谁。他说:我为什么要拿到外面,那不是也给我抹黑吗?
  陈冰溪说:你就是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是照片上的人说的。陈冰溪说以前家里吵架,只是陈冰溪吵,他从来不吵。他只说一句话:不可理喻。然后就再也不理她了。这样的日子有什么可留恋的,陈冰溪就是怀念这句话,一直怀念了十年。
  这是说不清楚的事,李凡确实没往外拿过照片,照片又确实登在了小报上。陈冰溪哭、骂,李凡解释,两个人吵了一下午。后来李凡说:不会是立业把照片拿到外面的吧?陈冰溪才想起儿子就要放学了,便匆匆地要走。李凡想搂抱她,陈冰溪用胳膊肘在他心口上恨恨地捣了一下,转身走了。
  事后李凡回想,多亏了有这一下午的争吵。不然立业失踪的事就真要怀疑到他身上,因为他是最有理由,也最有条件作案的。

                                     2
  校园是新盖的,条件非常好,崭新的教学楼,全封闭的塑胶操场,厕所里亮得能照见人。去过北大的人说,比北大条件还好。省里一个领导来过,说:已经跟外国的中学接轨了。什么叫基础教育水平,看看这儿就知道了。
  屁呀。
  家长中性子暴的就骂街。一个多亿的贷款,不都得家长们还吗?这不是办教育,是搞房地产。比房地产商还能榨钱。
  学校更严厉地抓教学,升学率必须全市第一,力争全省前三。我们不是搞房地产,我们是在搞教学。我们搞基础建设,是为了教育质量更高,是为了成为名校。学生每天在校学习时间不低于十个小时,加上在家里的学习时间,不低于十五个小时。什么叫冲刺,冲刺就得有个冲刺的样子。
  邝校长每天在会上讲奉献,所有老师都在奉献。眼都熬红了,像兔子的眼。不用看学生,一看老师的样子就知道学生怎么样。大多数老师脸都是绿的,一个男老师全身起疙瘩,找不出原因,休息一个礼拜疙瘩就下去了。一个女老师仨月没来例假,不是怀孕,也不是有妇科病。就是累。休息几天例假就正常了。同学们,老师为你们付出了多少心血呵?你们可要努力呀!
  没有不努力的学生。为什么努力早就忘了。埋头在题海里,不能看,不能想。就像人在大海里落水,一看,一想,就没有信心了。什么也不想,不想为什么,不想什么时候能做完,只是一道题一道题地做。为了能让家长满意,为了能看到老师一个笑容。为了……为了做完好早一分钟睡觉。
  人一累了,生活目标就简单了。或者说就不叫目标。早十分钟睡觉能叫目标吗?看家长一个笑脸能叫目标吗?让老师满意能叫目标吗?
  或者说那就不叫生活,生活该是这样的吗?
  一个叫黄宇佳的同学在作文里写道:都说生活是美好的,是美好的吗?我们能看见蓝天吗?能看见白云吗?绿树、草地,能看见吗?还有鸟鸣、鸡飞、狗跳,我们能看见吗?不能。我们看见的都是习题。一道一道的习题。无边无际的习题。永远也做不完的习题。
  那是一篇关于环境保护的作文,据说许多老师都看了,黄宇佳成了学校的名人,他的话成了名句:都知道烟尘是污染,尾气是污染,焚烧秸秆儿是污染。这么多的习题是不是污染?课本、作业、书桌,这就是我们的环境,一年又一年的环境。谁能告诉我,这环境是不是被污染过的?
  班主任老师气得浑身哆嗦。她拿着那篇作文找黄宇佳谈话。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么说是我们迫害你了。我已经病了半年,胃溃疡、神经衰弱,我没有请过一天假。周六周日还得加班。我为谁?我是为那百十块钱的奖金吗?你的污染是习题,我的污染是什么?就是你们,就是你们!
  老师喊了起来,她悲恸的样子像是要昏过去。黄宇佳不知道该不该扶住老师。刚入学时同学们议论,周老师曾经是学校里最漂亮的老师。学校门口优秀教师栏里挂着她的大照片,非常漂亮,据说那是她刚刚结婚时照的。现在她已经是一个苍老的女人。黄宇佳曾经在梦里梦到过她,这使他白天站在她面前总有些胆怯。
  周老师开始语重心长:学习苦不苦?苦!老师知道苦。苦才叫奋斗。好日子都得靠吃苦赢得。没有苦中苦,哪有甜上甜。你苦,我们不苦吗?我们为什么?你们三年就毕业了,以后你们考上大学,考上研究生,都是好日子。我们呢?还得在学校里。你们污染三年,我得污染一辈子。你知道不知道?
  我过这种日子,是为了你们。你看着蓝天、白云,看着绿草,红花,好看不好看?好看。好看能考上大学吗?好看能找上工作吗?好看能成就事业吗?生活是什么,生活就是奋斗。躺在草地上那不叫美好,奋斗才是美好的。
  黄宇佳彻底低了头。他真心实意地忏悔。他不该那么写,不该伤害老师,让老师生气。老师把那篇作文在全班念了,让全班讨论。
  班里每个同学都发了言,立业是最后说的。他跟黄宇佳最好。他觉得黄宇佳写得好,说的都是他们的心里话。他不想这么奋斗,他不是奋斗的动物。他是人。他要的不是奋斗,而是生活。同学们都批评,他不愿意。
  老师说:王立业,你说说。
  他站起来,不说话。
  俞丽在后面捅他。他仍然不说。老师说:王立业,谈谈你的看法。你觉得黄宇佳写得对吗?
  他想说:对。俞丽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他把话咽了回去。
  周老师说:你坐下。黄宇佳,你说说。
  黄宇佳哭了。他给老师道歉。老师,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太不懂事了。我要再写一篇作文,让老师满意。
  老师说:不是让我满意。是让所有帮助你,为你操心,为你受累的人满意。最关键是让你自己满意。
  老师,我一定让所有帮助我的人满意,也一定让自己满意。
  黄宇佳后来写的作文都是大话、套话,周老师说写得很好。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半年后的一天,黄宇佳突然从教学楼上跳了下去。这事儿事先没有任何征兆。当时立业就坐在黄宇佳前面,下了课,黄宇佳没有动地方,一直在做着作业。他旁边的俞丽跟他借过一次橡皮,黄宇佳递给她的时候连头都没有抬。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在做作业,不做作业的都是那些被老师认为没有希望的学生。周老师说:他们连三本也考不上。
  一个同学碰了黄宇佳一下。黄宇佳来不及抬起笔,作业本上画了长长的一道。那个同学没有跟黄宇佳道歉,黄宇佳也没有言声。他没有时间跟人吵架。他用橡皮擦着,总也擦不下去。后来黄宇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跟前,他想打开窗户。
  戴军说:你开窗户干什么?
  黄宇佳没有理他。戴军把身体往里面让了让,黄宇佳开了窗,往外面看着。他看见白云了吗?不知道。这时上课铃响了,戴军把凳子摆正,说:黄宇佳,上课了。
  戴军看见黄宇佳抓着窗框,一下跳到了窗台上。这时老师正好走进教室,所有同学都站起来,齐声喊:老师好。
  同学们好。老师一扭头发现了窗台上的异常:黄宇佳,你要干什么?
  像一道电光闪过,所有同学目光都朝窗户上望去,他们看见一个灰色的影子在窗前一闪而过,开始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谁都没有往不好的方向想,好些同学脑子还在作业上,听到班长喊起立,才恍恍惚惚地站起来,心里想的还是做不出来的难题。有些人甚至没有看清窗前的影子。
  一个同学喊了一声:黄宇佳!黄宇佳跳楼了!
  一些同学朝窗前冲过去,他们朝楼下看,什么也看不见。
  周老师摔了个跟头,她往门口跑的时候,被什么绊倒了,脸上都是土,额头破了,流了血,但是她顾不上这些。她很快就爬起来,跑到了楼下。
  胆大的同学率先跑到了楼下,其他同学也跟着往下跑。竟然有十几个同学没动,他们一直在座位上坐着,争分夺秒地做着作业。
  王立业跑了下去。他看见黄宇佳脸朝下趴着。脸下面是血,血从鼻子和嘴里流出来,渗到了地上铺的青砖里,青砖成了暗红色的。黄宇佳的两只胳膊往前伸着,手腕子很白,腕子上戴的一块电子表已经摔碎了。他的一条腿蜷起来,看样子是想舒服一点儿。他的样子真的挺舒服,永远地舒服下去了。
  几个同学互相搀扶着,胳膊挽着胳膊。那一瞬间他们觉得腿没有力气,上不了楼。几个女生流着泪,互相依靠着。黄宇佳,你看见蓝天白云了吗?他们都在心里问着。
  校长来了。脚步踉跄。秃头上的几缕头发在空中慌乱地飞舞着。走到近前,同学们让开一条路,看见他脸上沁着汗,手一挥一挥的:都回去,同学们都回教室去。别在这儿围着。大家照常上课。
  同学们不情愿地离开了。好些同学在楼梯上站着,朝下面看。王立业是第一个回到教室的,他看见俞丽仍然在做作业。
  你怎么没下去?
  下去干什么。他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作业没人替我做。
  你这么冷酷?
00我不冷酷。你要是死了,我就下去。
  俞丽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在班里,许多人知道他们俩要好。他说:我才不死呢。
  死太傻了。只要咱们考上大学,这个学校算个屁!我以后再也不会回来,这些老师,我一个也不想见他们。
  他也是这么想的。她长得不算漂亮,不过她的个子比较高。他不喜欢她细长的眼睛,却喜欢她像男人一样的鼻子,也喜欢她的冷酷。
  他重新埋头到作业里,很快就忘了她,也忘了死去的黄宇佳。
  
  放学是最轻松的时刻。这一天,王立业和戴军一起往校外走。晚上还有两节晚自习,回到家还要继续做作业。不过,谁也不愿想这些。
  化学老师曾跟他们说,当年他上中学时,上完学要打两捆猪草。这激起了同学们的一片羡慕声:多好呵,我真想放了学打猪草。
  老师,求求你,让我家里穷得上不起学吧。
  让我也打猪草,我愿意给猪打猪草。
  现在化学老师站在校门口。邝校长的秃头不知什么时候梳理整齐了,十几根头发,精致地盖着发亮的头皮。化学老师站在他身旁。王立业装作没看见,他跟戴军一起往外走。
  走到32路公交车站,戴军对他说:咱们打猪草去吧。
  他一怔,很快明白了戴军的意思。他们上了107路,那是直接通到郊外去的。
  下车时,天边已经有了晚霞。远处是玉米地,霞光在玉米林上面燃烧着。王立业跟戴军下了公路,穿过一片菜地,左边是苍苍翠翠的洋白菜,戴军蹲下身子,掰了一棵,他一边走一边吃。右边是胡萝卜,王立业弯腰拔了两个,一个大点儿,一个很小。他没有吃,在手里拿着。
  他们很快来到玉米地边,王立业停下脚步,朝远处看着。
  一进入玉米地就热了,高大的玉米挡住了风,玉米叶子打着他们的脸,他们用胳膊挡着,胳膊有些疼,有许多看不见的伤痕留在胳膊上。
  戴军说:坐一会儿吧。
  两个人坐下,周围都是玉米,没人能发现他们。玉米秆的下部,有空气在流动,身上觉得凉爽些。王立业手里还拿着胡萝卜,不知道该怎么办。戴军掀起衣襟,把胡萝卜在衣襟上转着擦,很快一个光鲜洁净的胡萝卜到了手里。
  戴军说他小时候常到地里偷胡萝卜吃。他把胡萝卜放进嘴里,嚼的声音很脆很响。
  王立业从裤兜里拿出个塑料小包,里面是湿巾,那是母亲跟人吃饭时拿回来的。他用湿巾小心地擦着胡萝卜,擦完了晾一晾才放进嘴里。胡萝卜很甜。这是从土里直接拔出来的。王立业觉得这个傍晚一切都这么美好,就因为他们没有回家。
  天渐渐黑下来。戴军把衣服脱下来,包上土,当枕头枕着,王立业学着他,也躺下。玉米在他们眼里顿时高大起来,像一支支利箭齐齐地指着天空。天空已经暗了,星星一颗一颗浮现出来。这边出现一颗,那边又出现一颗,在没有星星的地方注视久了,就会发现一颗新星出现了,天文学家就是这么工作的吧?

 

(未完待续,全文刊于《花城》杂志2009年第五期)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