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现代流向:中国比西方更自尊自大吗?(摩罗…  

2009-11-02 09:19: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比西方更自尊自大吗?

                                      摩罗

                             自我中心主义乃是普遍规律
  西方势力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发现中国并不认为西方各民族是天下最文明、最伟大的种族,感到甚为惊奇。相反,中国人竟然认为自己才是天下最文明、最伟大的种族,这让西方人心生愤怒。此后,他们一连几百年抨击中国人的封闭保守、自尊自大、自我中心。美国传教士史密斯在著名的《中国人气质》中说:“许多年来,中国人一直受到周围民族的奉承,一直生活在一种他人低贱、我自尊大的氛围中。”(史密斯《中国人气质》第70页,张梦阳、王丽娟译,敦煌文艺出版社1995年出版)史密斯举了许多琐碎的例子,证明中国人在各个方面如何怀有无可遏制的优越感和自大情绪。西方著作中对于中国人提出这种批评的比比皆是。殷海光在《中国文化的展望》中所列举莱特的批评意见,比较具有代表性,兹征引如下。
  莱特所批评的中国人之缺陷主要有五点,其中前三点与本文论旨有关。第一,中国广土众民并且是位居平地中央的国家,上覆穹苍。第二,中国不独在地理上位于地球中央,而且在文化上也是如此。中国的文字、道德、礼仪、制度,无一不优于四夷。第三,中国是政治的中心。万方来朝,四夷宾服。西方殖民者一直将中国古代社会的这种精神文化看作一种道德缺陷,尤其看作野蛮的证明,予以控诉和声讨(殷海光《中国文化的展望》第7页,上海三联书店2002年出版)。
  近代以来,中国精英群体接过西方殖民势力的话语,痛心疾首地忏悔,把国人的自尊自大意识以及排外意识当作国民劣根性中最为罪恶的部分,进行了坚持不懈的激烈批判,惟恐激烈得不够难以让洋人满意。
  我们姑且认可五四前贤的这种自我忏悔和自我批评具有合理的初衷,他们乃是企图用这种批评为我们的现代化目标开道。
  但是,今天我们继承近代以来的思想遗产的时候,其中有两个问题需要追问清楚。第一,在两个异族接触之初,而且是他方强行进入我方领地导致的接触,我们对这些陌生的外来者产生异视和歧见,在文化人类学上是不是正常的?如果是正常的,我们为什么要将这些正常的文化反应当作一种病态的精神特征予以批判?第二,在中西接触之初,是不是只有中国一方对于西方人产生过异视和歧见,而西方人对于他们强行进入的中国境内的居民从来没有产生过异视和歧见?如果西方人对于中国人也产生过异视和歧见,甚至其严重程度远远超过中国人对于他们所产生的异视和歧见,那么,我们为什么单单对中国人的异视和歧见揪住不放?
  我们先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看看一个具有文化自觉意识的民族,在一般情况下是如何理解自己和其他民族的关系的。
  我们不得不承认,西方种族在进行遍及全球的殖民活动过程中,积累了关于世界各民族的文化材料。根据这些材料,今天的学者可以通过深入的研究,得出各种具有普遍价值的学术结论。“自我中心主义”就是值得研究的问题之一。
  每个生命个体都是凭借自己的感官建立对于世界的理解模式的,所以每个人看待问题,无论是对于宇宙的认识,还是对于利益的诉求,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然后向四方六合辐射性展开的。人类的认识模式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所以每个人、每个集体、每个民族所建立的认识模式和利益模式以及价值评估模式,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
  不独中国人认为自己是中央大国,身处中国文化辐射圈内的日本民族,也认为日本是上天创造的第一个国家,并且是世界的中心。
  澳大利亚原住民的每个部落都把自己的家乡看作大地的中心,只有这里才是最美好的、最迷人的。
  波斯人认为自己优于其他一切民族,还认为与他们空间较近的民族,其优秀程度与他们略微接近,空间距离很远的民族,则是劣等民族。波斯君王的称号就是“宇宙的中心”,这气派比中国君王还大得多。
  犹太人把自己看作上帝特有的选民,比所有其他人都更为高贵,他们理所当然是人上之人。
  希腊人把神庙里的一块圆形石头叫做“肚脐眼”或“地球的中点”,其自我中心的意识十分鲜明。
  几百年来疯狂进行殖民掠夺的那个人种,把自己看作希伯来文化和希腊文化的继承者,他们也理所当然地继承了那种自我中心意识,和那种将自己凌驾于一切其他人种之上的傲慢与偏见。就在史密斯义愤填膺地批评中国人的自尊自大气质时,他并不是希望中国人能够平等地看待这些西方殖民者,他所义愤的是中国人竟然不承认他们这些殖民种族才是真正的上等人。史密斯说:“我们自认为自己比中国人优越,却不能使中国人看到这一点。……西方国家,作为一个整体,没能使中国人产生一种西方比中国优越的印象,前任中国驻大不列颠大使郭嵩焘的回答证实了这一看法。当里格博士谈到自己的看法,认为中国人的道德伦理不及英国时,郭大人拒绝承认这一评价。他带着深厚的感情说,我深感震惊。……唯一可以使中国民族对西方民族保持稳定持久尊敬的途径就是,通过真实的事例表明,基督教文明所带来的一切,是中国人现有的文明在数量上和质量上都无法达到的。”(史密斯《中国人气质》第73—75页,张梦阳、王丽娟译,敦煌文艺出版社1995年出版)而且史密斯的论断给我们一种启示,西方殖民者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批评中国人的自尊自大,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理解每个民族都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看作世界的中心,而是为了诱导中国人把西方人及其文化看作世界的中心,看作上帝的使者和天下的主人,然后最为驯服地为西方人提供财富和伺候。
  中国精英群体连西方殖民者这么点小肚鸡肠也假装看不懂,百余年来一直跟在西方人后边义愤填膺地批评我们的自尊自大,不遗余力地亵渎自己民族的尊严,几代精英的生命就为了论证西方殖民者对于东方人种和中国民族的诬陷和偏见而耗尽,这种奇怪的精神现象不能说没有一点“洋奴”的嫌疑。
异视和排斥乃是正常的文化反应
  两种不同的民族文化发生接触时,双方都会出现本能的警觉与抵制。举个例子,当甲国的领土遭遇乙国的入侵时,甲国一定会调集军队来反抗乙国的侵略。精神领域的族际交流也具有可类比之处。当甲文化遭遇乙文化的进入时,它一定会本能地抗拒乙文化的扩张所引起的精神动荡和社会、政治、制度、习俗等等方面的动荡。这个过程中,遭遇入侵的甲文化一方面会极力弘扬自己的优秀之处,另一方面会将乙文化描述为奇怪的、不经的、荒诞的、野蛮的,总之是负面的,是不值得我们接纳和容忍的。这种出自自卫本能的反应,先是从最浅的层面形成对对方的负面认识,后来渐渐从文化的深层结构上予以否定性的评价。
  中西接触之初,彼此迥异的外表首先引起了对方的猜测和不悦。直到鸦片战争时期,当时对西方世界具有最多知识的中国官员林则徐,还认为西方人的腿不可弯曲,并据此估计英国军队来到陆地就完全没有作战能力。对于西方人的胡子,林则徐也觉得特别扎眼,在他日记里留下了这样的描写:“其发多卷,又剪去长者,仅留数寸;须本多髯,乃或薙其半,而留一道卷毛,骤见能令人骇。粤人呼为鬼子,良非丑诋。”
  当时的福建总督徐继畬在所著《瀛环志略》中,这样刻画欧洲人的外表:“欧罗巴之人长大白皙,隆鼻深眶黄睛(亦有黑睛者),须多连鬓,或绕颊,有条直似中土者,有拳曲如虬髯者,有全薙者,有全留者,有分别留髭髯如中土者,不关乎老少也。发留二三寸许,长则剪去,须与发多黄赤色(明季称荷兰为红毛。近年称英吉利为红毛,皆因其须发之黄赤然。欧罗巴人皆如此,非独两国为然也)。间亦有黑色者(发黑者,睛亦黑),女子发与睛亦然,或云居中土久,则须发与睛渐变黑。其男女面貌,亦有半似中土者。”
  当时的大学者俞正燮甚至这样对比中西种族在生理上的差异:“外国鬼子的肺有四叶,而中国人有六叶;外国鬼子的心只有四窍,中国人有七窍;外国鬼子的肝在心的右边,而中国人的肝则在左边;外国鬼子有四个睾丸,中国人有两个……并且,中国人信天主教的,是他内脏数目不全的缘故。”

  (未完,原文见《花城》杂志2009年第五期)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