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史话:花城的新世纪 (一)  

2009-11-23 12:42:44|  分类: 我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城史话:花城的新世纪 

                              (田瑛口述,申霞艳整理编写)

 

   新世纪前后,编辑部成员除了朱燕玲、古丽加以外,湛伟恩、黄蒲生、文能、王虹昭、林宋瑜、颜展敏因工作需要相继离开,申霞艳、李倩倩、姚伟、麦小麦陆续调来。


             采访时间:2009年6月26日星期五下午星期六全天
地点:花城出版社会议室
口述人:田瑛,《花城》杂志执行主编。

  时间转瞬即逝,一晃进入了新世纪。文学经历了世纪末的剧烈转型,日渐从外部的光环和束缚中解脱出来,回归到自身的位置,纯文学与通俗文学的分野和作家阵营的分化也渐趋明晰。新世纪以后,由于市场的强大,写作受到商业化的奴役,很多作家都自动降低了写作难度,写中篇的跑去写长篇,年轻作家和有些名气的作家都去写电视剧,坚持小说创作的作家少了,保持形式探索热情的作家少之又少,小说创作整体上有向故事和写实回转的倾向。这是我们文学刊物面临的基本处境。《花城》基本上仍然坚持先锋立场,鼓励对文本的探索精神,支持创新。新世纪是个正在经历的时间过程,现在就来清盘肯定有失偏颇,但我们置身其中只能尽量客观,应该说新世纪刊物还是有些新气象的。
  毕飞宇和江南作家群
  我们在2000年第3期发表了毕飞宇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青衣》,这个中篇至今广有影响,后来又被改编成电视剧,进入寻常百姓家。毕飞宇很有才华,也很有韧劲,一直坚持小说创作,这在今天并不容易。
  1991年,我们刊物发了毕飞宇中篇小说《孤岛》,他很高兴,那是他的处女作。是朱燕玲在自由来稿中发现的。1991年中我和朱燕玲一起去南京组稿,住在小朱父亲所在的邮电学院招待所。我们就约见毕飞宇,让他过来见面,他那时在南京特种师范学校工作,那是所培养教聋哑人的老师的学校,他去年的新作《推拿》调动了这种经验资源。那天,他骑了一个多小时自行车,穿着雨衣,风尘仆仆。他以为我是个年龄很大的长辈,所以讲话小心翼翼。《孤岛》的稿费有一千六百多元,这在当时绝对算大数目,那时他的工资才50多元。他赶紧去买了个冰箱,那是他家第一件电器。毕飞宇在小朱家见到她还在上中学的弟弟,开玩笑说他是“一个毛茸茸的生冬瓜”。毕飞宇很讲感情,后来专门写了篇文章称小朱是他的“青梅竹马”,在深圳领鲁奖时还特意绕到广州来宴请我们编辑部。
  因为小朱是南京人,所以我们跟江南的作家交往比较多,像苏童、叶兆言、韩东、叶弥、魏微等都跟我们刊物交往密切。我个人和鲁羊交往比较多,谈话挺投机的,有几次是彻夜长谈,来广州时他也爬到我九楼来聊天。鲁羊的东西90年代初我们发得不少,可惜后来不怎么写了。
   韩东比较重要的作品基本都发在我们刊物,中篇《障碍》(1995年4期)可以算是他的代表作。2003年第2期又发了他的长篇小说《扎根》,《扎根》获得2004年华语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奖。《扎根》是韩东的第一个长篇,他从此转向了长篇创作。他曾经跟广东文学院签约。1998年,他和朱文搞了“断裂”活动,在文坛产生很大影响,也得罪了一些人。2007年第5期我们又发了他的另一部长篇《英特迈往》。市场驱使很多作家走向出版,将中篇硬拉成长篇。同是长篇,韩东的写作和那些故事性、通俗化的小说不太一样,甚或有本质的区别。
  荆歌也是我们推出的作者之一,比较早开始给我们投稿,纯属自由来稿。1996年第1期发了他的两个短篇,1996年第6期紧接着发了他的《时代医生》。一次,小朱回家,我让她专门到吴江去找过荆歌。此后,我们发过他不少东西。2000年第2期发了他的《计帜英的青春年华》,这段时期他的生活发生了变故,母亲病故,他对人生的理解有了变化,这个作品可以说标志着他写作的转型。他的《雨夜花》(2002年第5期)在圈子里有一定的影响,黄咏梅专门打电话称道过这个作品。他后来的作品文字稍欠简洁,意旨比较含混。2008年第6期又发了他的《赵家大院》。现在他的热情转到古玩古董和书法上去了。
  说到江苏自然就要说到浙江。与毕飞宇的《青衣》同期,我们刊发了浙江作家艾伟的长篇《越野赛跑》。艾伟生活在宁波,讲话也是温软的越语腔,这些年他一直坚持创作长篇小说,成为浙江一位重要的作家。
  吴玄发表的东西不多,他写得少,但还是有些不错的作品,比如《发廊》(2002年第5期),此类题材难免涉及到色情场所,但作者立意并不在此,处理得恰到好处。
  上海作家中,当首推王安忆,她经常给我们一些短篇,如《化妆间》(2005年第6期)、《浮雕》(2008年第1期)、《积木》(2008年第1期)。王安忆很勤奋,真正配称笔耕不辍,她的写作很成熟,其作品很精致很有意味,基本上都被选刊选本转载了。
  上海作家中要特别提一提批评家,比如朱大可、张闳,还有我们广东过去的殷国明和张念,更年轻的王晓渔,都在我们刊物发过评论。“海派”批评家的文章普遍有灵气,也少商业气息。我们的两个理论栏目“现代流向”和“花城论坛”发表“海派”批评家的文章较多,也很受读者欢迎。在评论选稿上我们强调感性和激情,拒绝学院体制过于形而上的学究气,注重话题的当下性和叙述的文学性。
  上海的青年作家葛红兵,他有个作品叫《我的N种生活》(2001年第3期),这个作品是他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曾经在很多家刊物流浪过,这是一个超越了我们正常阅读习惯的文本,我认为很多刊物不一定看得懂,换句话说,不一定有把握,就是不知道怎么去欣赏作品讲的这种故事。当时,他是没有信心给我们刊物的,偶然一个机会给了我看,而我一看觉得很不错,以头条推出。这个作品在文学界、期刊界的影响不错,获得了诸多好评,他自己也到处讲,使他一下子提升成为名作家了。书也卖得不错,这为他后来《沙床》的热闹打下了基础。
  值得一提的还有夏商,2001年第1期,我们发了他的长篇小说《全景图》,我个人以为,这是一个颇具实验意味的文本,可惜并未引起评论界应有的重视。
  河南作家群
  应该说,河南作家群整体创作实力在全国范围内还是比较强的,这与本土的历史文化及水土有内在的关联。除了在北京的阎连科和刘震云等外,李洱、墨白、汪淏、行者、邵丽、周大新等都与我们刊物有较多交往。给我们惹了大麻烦的也是河南作家。在我主持工作这十多年里,最为艰难的要数2005年。
  阎连科的《为人民服务》(2005年第1期),本来审稿时觉得还有些关键地方应该删掉,但发稿后我们社去外地开年度选题会而未及时处理,结果出来后就引出了麻烦。接着不久,我在河南开会,看了行者的《开端》初稿,将多处需要删节的章节折叠或用红笔画出来,当面交代作者如此处理。作者满口答应按照我的意见修改。回过头来重新看这个作品,首先要肯定作者有大理想,地处中原,作者自觉地去触摸我们民族的历史开端,从最初的神话传说中寻找写作资源,这一点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所处的是一个消费时代,一切均打上消费的印记,90年代以来的文学最引人注目的一点就是性欲的过度叙述。行者在对这样一个严肃的命题进行叙述时仍然难以免俗,这就可以见出一个人跟他的时代的关系是多么内在,真正要超越自身的时代是多么不容易。所以黑格尔说“一个人要走出自己的时代犹如要走出自己的皮肤”,也就是说时代有归根结底的制约性。就文本本身而言,行者的大理想也没有很好地在叙事深处落实。但作为刊物,我总是希望鼓励作者,毕竟这个时代有大理想的作者不太多。发稿乃至出刊过程中,我母亲病危去世,我跑了好几次湘西,其间作者发来的是电子文本修改稿,看编样时没能跟紧,结果作者并未作删节,这样出事就在所难免了。任何作家都偏爱自己的文字,这一点我很理解,责任在我,我未能尽到职把好关。记得那一天,我刚安葬完母亲,下山回到住处,一打开手机就收到这期刊物出事的信息。这是我编辑生涯里碰到的最严重的一起事件,给杂志本身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我从事编辑工作多年,自以为对稿件把握有一定经验,这一年却接二连三地在技术环节上出事,给老肖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实属不该。此后,我对稿件的把关谨慎了很多,这样一来有些有锋芒的作品就很难亮相了,因为刊物再也经不起一次风雨了。
  2001年第6期发了李洱的长篇小说《花腔》。此前,我们发过李洱的《堕胎记》(1999年第3期)。《花腔》发表后,李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后来我们又发了他的短篇《狗熊》。2005年10月,我们邀请阎连科和李洱参加了西沙笔会。在生活中,李洱是个非常有趣的人,写作时却很严肃,他和格非都是华东师大毕业的,在大学时就开始尝试写作。当代作家中不少是师范大学毕业的,这个现象也很有意思。
  汪淏的长篇小说《隔壁情人》(2002年第3期),描写的是一个网恋的故事,他可能是河南作家在我们刊物发稿最多的作家。墨白也发得比较多,他的写作要讲究些。

 

(未完待续,全文请见《花城》2009年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