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主编访谈  

2008-05-26 09:5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谈嘉宾:李士非,《花城》第一任主编;田瑛,《花城》现任执行主编。
  记者:《花城》杂志创办之后,花城出版社也很快创办了,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李士非:当时都是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创立的。《花城》杂志是1979年创办,出版社是1981年创办。我认为出版社办杂志是大事、好事。杂志是一面旗帜,它能够聚集一大批作家和作品,从而带动一批书出来。比如花城出版社成立后就根据杂志刊登的作品出了“花城丛书”。另一方面,杂志的篇幅毕竟有限,一些长篇小说是登不下的。开始我们通过出《花城》增刊来解决,后来又发展到出单行本。当时一省一个出版社的状况已经不能适应文学发展的要求,成立一个专门的文艺出版社是非常必要的。
  记者:《花城》属于“大型文学丛刊”,您能具体解释一下它的含义吗?
  李士非:原来全国只有各地的作家协会可以办文学期刊,都是月刊。后来出版社纷纷办文学期刊,基本都是双月刊。这些双月刊往往开本更大、更厚。首先因为间隔时间长,更容易选出精品;另外,它的厚度保证了容量大,可以容纳一些长篇、中篇小说。不要小看这点变化,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篇小说和报告文学的繁荣可以说都与双月刊的出现密切相关。
  记者:您认为《花城》杂志的成功有没有受到广州这个地理环境的影响?
  李士非:当然有。为什么我们早期能够大胆说话,发表一些反映尖锐现实矛盾的纪实文学作品,这是与广州一直领风气之先有密切关系的。从历史上看,广州就一直是中国向世界打开大门的先头兵。梁启超17岁考秀才时,八股文作文的头两句就写了“明莫明于千里镜,巧莫巧于火轮船”,千里镜(望远镜)、火轮船这些东西那时还不被中国人所知,而广东人就已经先看到了。
  记者:现在的《花城》的内容和栏目设置是怎样的?
  田瑛:基本以中长篇小说为主,兼顾所有文学种类,包括诗歌、散文、评论等。我们今年新推出了一个栏目“花城出发”,专门推介文学新人。每期我们都会推出一个刚刚起步还名不见经传、但我们认为很有创作潜力的新人。第一期做得很成功,我们推出的北京女作家周瑾的《被世俗绑架》获得了第三届“春天文学奖”,已经被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过去《花城》虽然推出了很多新人,但一直没有明确的意识。现在设这个栏目就是有意识地去做。
  记者:推新人和发别处不能发的作品,《花城》是怎么做到的?
  田瑛:这些都是需要很大的冒险精神的。险就险在这些人或作品大家都看不准是否好,内容和艺术上都不好把握,当然不如那些成名作家来得安全。所以很多时候需要眼光,也需要勇气,还需要那种去发现和培养作家的精神。许多别处发不了的作品在我们这里会上头条。比如我们发过李冯的《孔子》,很多人都看不懂,但张艺谋就因为这篇文章而邀请李冯做了《英雄》的编剧。
  记者:《花城》目前的办刊方针和特色是什么?
  田瑛:讲求作品的实验性、探索性和创新性。我认为在艺术形式上走得再极端都不怕,就怕不创新。因为中国的作家太缺少文本意识,还是局限于讲故事,或者很多作家只是想拿奖,想将自己的作品改编成影视剧。这些都会对文学形式的探索产生影响。当然,作为杂志的主编,也不能只顾自己的审美倾向,也要兼顾读者的阅读爱好,大前提还是让更多的读者看懂。在市场冲击很厉害的今天,我们仍然会坚持纯文学的办刊方针和宗旨。

                                                转摘自《南方都市报》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