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城》杂志

风雨十年花城事 《花城》——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日志

 
 

《花城》:一花一世界,一刊一天堂  

2007-12-25 11:08:22|  分类: 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申霞艳

 

   几经繁华,几经寂寞,《花城》依然坚持自己的初衷——自1979年5月创刊提出的宗旨——“您最后的精神家园”。

 

   在一个日渐喧嚣的消费社会,谈精神家园是件奢侈的事情。《花城》与您一道在俗世中领受精神的奢侈,为着未来的岁月。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商业话语的霸权仍将主宰我们的世俗选择及日常想象,但是,无论物质如何丰富、科技如何发达,精神自会持之不懈地提出自身的要求。在人群拥挤的时候,我们是否也感到孤独?在舒适温暖的暗夜,我们是否也曾经辗转难眠?……精神总是有办法在某个瞬间造访我们缺失诗意的内心,温柔而锐利地将我们袭击。

   如果一个社会的现代化只停留在物质层面而没有与之匹配的文化的现代化,那么这种现代化注定是昙花一现的。在上个世纪前半叶不时涌现的资本主义的危机之所以能够化险为夷,与长时间的文化积累和文化的现代化是密不可分的。文化,固然柔软,然而生命却更为坚韧顽强。以柔克刚,即是此理。

   我们的社会正处在这样一个痛苦的转型时期。文学——作为文化最敏感的部分——已经率先感受到这种艰难的转型并产生了内部的分化与裂变:时尚写作和严肃写作、刊物市场化和纯文学化的分野。八九十年代之交,文学期刊大幅滑落,《花城》坚定地与先锋文学站在一起,支持叙事革命,与作者、读者一起分享创造的欢欣。世纪之交,在诸多刊物纷纷调整步履迎合消费者的时候,在增刊、选刊抢夺市场的时候,《花城》不为所动,一如既往地默默耕耘。作为花城出版社主办的刊物,且置身商业大潮前沿的广东,《花城》杂志不可能不面对诸多利益的诱惑,也不可能不感受到商业无孔不入的压力,但是作者的信任和读者的忠诚给了《花城》前行的耐心和信心。

   20多年来,《花城》一直坚守纯文学的品格,注重文本形式,注重对汉语写作的贡献和推进,注重文本对人生真相的洞悉和心灵秘密的发掘,重视作品独树一帜的叙述面貌,重视作家的独立探索精神,鲜明地反对流俗,反对平庸和矫情。对先锋实验性的推重使《花城》与其他林林总总的刊物区别开来,同时以其卓见和胆识在文学界保持良好的形象。

   著名作家林白女士说:《花城》很有艺术眼光,不跟风,有自己的风格,是把艺术标准放在第一位的文学期刊。

   青年批评家谢有顺曾说:《花城》是广东真正具有全国竞争力的文学品牌。因为有了《花城》,文学界就没人敢藐视广东……《花城》杂志一直是我观察中国当代文学最可信任的平台之一。

   阎连科、东西、毕飞宇、吕新、薛忆沩、刁斗、艾伟、李洱、石舒清、魏微、杨克、黄礼孩、张柠、洪治纲、艾云、张念、黄咏梅等作家曾经在不同的场合表达过他们与《花城》非同一般的情谊。

   在2002年末《花城》进行的一次读者调查中,来自四面八方的反馈信显示:《花城》读者素质普遍较高,基本为高中以上文化水平,高校学生尤多。读者面非常广,既有海外的华人,也偏僻地方如西藏、西沙等地的文学爱好者;京、沪、穗和西安、杭州、成都、武汉等地的读者非常密集,还有部分读者从创刊以来一直忠实地订阅《花城》,有个别读者表示他们从创刊至今保存《花城》一期不漏,如果《花城》编辑部需要,他们随时愿意赠送。这一切让刊物的编辑们在严寒的冬天感到无比温暖,给了《花城》继续坚守的勇气和力量。如果一定要在读者的数量和忠诚之间抉择,《花城》不合时宜地选择后者。

   基于此,《花城》杂志在2004年隆重推出的“花城出发”栏目,在坚持该刊宗旨的基础上着力发掘新人新作,张扬原创精神,为文坛培养后继力量。让新人粉墨登场不仅考验编辑的眼光,更考验刊物的勇气。以名家办刊是省力的也容易取巧的方法,但是,培养新人对刊物而言更是责无旁贷的长远理想。

 

   正如笔者曾经在《文学三大蛊:选刊、奖项、排行榜》中所述:“我相信真正的作家不是为奖项、排行榜和选刊写作,我相信写作是和他们的生命本身纠缠在一起的;同时我也相信利益驱动的巨大力量,外界的诱惑无处不在。”今天,我依然相信昔日的判断。同时,我也相信一份有理想的刊物也不是为“选刊、奖项、排行榜”而编,尽管二度甚至多度传播对一份刊物同样是有一种引诱,但是,抗拒选刊趣味的意义垄断也正是原创刊存在的意义之一。略萨在《给青年小说家的信》开篇谈的即是文学抱负,而文学抱负的起源在他那里的答案就是“反抗精神”!一份好的原创刊就是反抗精神的摇篮,是她们勇敢地给反抗精神提供土壤、空气、水和阳光,是她们在悉心护佑着反抗精神的生长。

   《正义论》的作者罗尔斯曾对采访他的学生说:“我很少鼓励人们从事哲学,……如果你很想去从事,那是另一回事,否则,你也许不应从事哲学,因为它有它的困苦,大多数能很好地从事它的人,在做别的事情时将生活得更好——至少按社会的标准是这样。哲学的真正奖赏是个人的,私下的,你们应理解这一点。我想哲学是一件很专门的事,尤其在我们的社会里,它很少注意很严肃的哲学,即使它们做得很好。然而,这并不是一个抱怨,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当然,哲学又不是没有必要的,“在每个文明中,都应有人思考这些问题。”至于如何做哲学,“它跟艺术、音乐一样,如果你是个好的作曲家或者画家,你对人们的理解力就有所贡献,不必问这一准确的过程。”我想,所有的文学艺术在曲径通幽的最高境界上殊途同归,在对意义的无尽追求和对人类的理解力的贡献上异曲同工。

   最记得作家东西曾经跟笔者聊天时随口说出:哪怕不给稿费,小说我也是要写的。的确,稿酬只是额外的奖赏,让一生沉浸在文学那轻盈的迷惑中、不断探询文学世界的奥妙本身已经给了写作者至高无上的奖赏;同样,发现美、感受美、理解美、分享美也给了编辑无法言传的奖赏。

 

 

   早在80年代初,《花城》杂志就勇敢地刊发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高行健的处女作《寒夜的星辰》,这篇实验小说的标题有如《花城》的神韵:做寒夜的星辰给夜行人带来温暖带来光,纵使微薄也给人希望。


                                   原文刊发《北京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